•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雖蹚過泥濘,卻潔白如新

    作者:未知

      沈熹微曾給我留言,讓我為她即將出版的新書寫推薦語。一向喜愛她文字的我,覺得榮幸之至,欣然應允。
      半年后,還沒來得及看到她的新書,她離去的噩耗卻如一聲霹靂,頃刻間震得人淚如雨下。她去了一個沒有病痛的世界,留給世界的,那長久病痛折磨中的掙扎與忍耐,那時刻積蓄的才思,真的是晨之微光,雖初始只一線,卻撥開霧霾越來越亮。是的,連她自己也可能意識不到會隨時離去,她只是固執地、堅韌地,一字一字寫下來。
      沈熹微的媽媽一直堅持更新她的微博,為了熱愛她的讀者和她遠在天國的英魂。出版界的朋友也堅持為她出版生前的文字,于是,我們終于讀到了她的新書《去愛吧,像從未受過傷一樣》。
      沈熹微的語言感覺非常精準,那其實是來自她內心深處的力量。一天天操勞走向衰老的父母、輾轉尋醫中一天天衰竭的身體、無限體恤的主治醫生、熱心的讀者、抱團的病友、互相折磨的親人……舊街老屋,狂風大霧,這些人,這些細節之處,都牽動心弦。人間悲喜、劇情變幻,成為她筆下一個又一個故事。
      在書前注里,她寫道,有人評價張愛玲:“作家很難獲得厚道的名聲,不是忙著出賣自己,就是忙著出賣別人。”但一味強調溫情,只描寫人和事物光亮的一面,就會失去真實和深刻的力量。于是,在這里,沈熹微第一次寫了親人的另一面。
      親情覆蓋之下,外婆自私偏狹,老年時對女兒仍惡言相向;母親的姐妹們相互傷害又相互牽絆;明明阿姨生下不同父親的孩子卻無力撫養;莉莉阿姨揮霍著青春和女性的名聲……“我們愛著,依然孤獨。”她寫親人如同“掀開被子的一角,露出里面的虱子,這不會是令人愉悅的事”。但唯其真實與沉重,才提示出個人命運與時代背景的真切關聯:“誰都不必做衛道士,因為曾經飽受饑餓,她們不知疲倦地尋求,隨波逐流地活著,隨波逐流地死去。”
      寫下這些文字時,沈熹微是敏感的、細致的、柔軟的,同時又是批判的、悲憫的,既哀其不幸,更試圖以文字打撈真相,讓人警醒。無論活著有多么難,能寫作的人,其實比他人多一份思考與表達的路徑,并延續了自身的生命。從這個意義上說,她又何嘗不是幸運的。她堅持寫到生命最后一刻,這是柔弱之軀下鋼鐵的意志,激勵人去承受更大的悲痛,也盡享最大的幸福。?病魔打敗了她的肉體,文字卻讓她的精神不死。她的肉身在低處如蓮凋落,精神卻在高處光耀世界。
      所以,這本書讓我感覺她還活著,因為她的文字,讓人能感受到她的體溫。
      “書去魂亦去,兀然空一身。”對她最好的懷念,就是好好讀她的書,學會堅強。愿每一個角落,都有人把世界的美、人性的光,一點點發揚光大。一直在病房里跨年的沈熹微,現在,終于以不到30歲的年齡跨越了生死。活著的肉身比之靈魂,只是磨難而已,靈魂卻要向著那少許的甜、少許的暖、少許的愛努力飛升,像她說的那樣,“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雖蹚過泥濘,卻潔白如新。”
      編輯 張秀格 gegepretty@163.com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4718645.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