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腕踝針對下肢骨折術后切口疼痛干預療效觀察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探討實施腕踝針技術對下肢骨折術后切口疼痛干預后的療效。方法:將100例骨折術后切口疼痛患者分為觀察組和對照組各50例,對照組選擇常規護理方法,觀察組患者實施腕踝針埋針治療。分別對兩組患者干預30min、2h、6h后的疼痛情況進行再次評估。結果:觀察組的疼痛護理效果明顯優于對照組,經統計學處理兩組療效比較差異有顯著意義(P<0.05)。結論:通過腕踝針療法可以明顯減輕下肢骨折術后切口疼痛,提升病人舒適度,值得臨床推廣。
  【關鍵詞】骨折;手術;切口疼痛;腕踝針
  【中圖分類號】  R197.8  【文獻標識碼】 B【文章編號】 1672-3783(2019)05-03-271-01
  骨科病人手術大部分傷及肌肉、肌腱、關節、骨膜等感受器,術后疼痛嚴重,特別是下肢骨折術后病人,早期需要臥床休息,患肢制動,活動度小。疼痛刺激導致血壓升高,心率加快。疼痛的性質為深部痛,是一種酸脹、定位比較彌散的疼痛。術后疼痛還可以抑制免疫功能,使傷口容易感染,不利康復[1]。腕踝針屬于針灸療法中的一種特殊針刺療法,是20世紀70年代第二軍醫大學張心曙教授發現并廣泛運用于臨床[2],針刺部位僅限于上肢的腕部和下肢的踝部,采用皮下淺刺法治療身體的一些疾病,尤其是各系統的痛證,以其操作簡便,安全,起效迅速、完全而得到廣泛的運用。本研究為我科下肢骨折術后切口疼痛患者實施腕踝針療法,減輕疼痛,取得顯著效果,現報道如下。
  1 臨床資料
  選擇我院膝踝骨科2017年8月—2017年12月下肢骨折行切開復位內固定手術患者100例,納入標準:對術后切口疼痛(根據數字評分法[3]評分4分及4分以上)甚者為研究對象,排除標準:①拒絕接受腕踝針治療的患者;②既往有針灸暈針史患者;③研究者認為不適合腕踝針治療者;④局部皮膚有破潰、出血者;⑤術后使用鎮痛泵。將100例下肢骨折術后出現切口疼痛患者按隨機數字表法分為2組,每組50例,對照組:男26例,女24例,年齡18—65歲,平均年齡36歲,其中髕骨骨折24例,跖骨骨折17例、脛腓骨骨折5例,趾骨骨折2例,跟骨骨折2例。觀察組:男28例,女22例,年齡18—62歲,平均年齡為32歲,其中髕骨骨折18例,跖骨骨折20例、脛腓骨骨折7例,趾骨骨折3例,跟骨骨折2例。兩組性別、年齡、手術、麻醉方式等比較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2.1 兩組患者均按照骨科術后護理常規給予治療及護理,對照組術后患者主訴疼痛時(NRS評分4分及4分以上)遵醫囑予以0.9%NS250ml加注射液氯諾昔康16mg靜脈滴注,40滴/分。觀察組在不予靜滴鎮痛藥物,遵醫囑給予腕踝針埋針治療。
  1.2.2 腕踝針技術操作方法 ① 核對患者的基本信息、診斷、臨床癥狀、既往史、操作方法;評估患者的主要癥狀、病史、舌質與舌苔。疼痛部位、性質、程度。局部皮膚有無破潰、出血、腫脹及疤痕等。② 告知患者及家屬腕踝針治療目的、針刺局部感覺及配合方法。強調患者及家屬出血任何不適及時告知。③ 準備物品:選擇0.25mm*25mm毫針,75%的酒精、一次性棉簽、一次性無菌敷貼、手消劑、污物杯。④再次核對患者床號、姓名、住院號、疼痛部位;協助患者取合適體位,暴露穿刺部位,注意保暖。按腕踝針分區及選穴原則選擇正確的針刺部位。脛骨平臺骨折、髕骨骨折取下3、4區,跖骨骨折取下2、5區,趾骨骨折取下6區,足舟骨骨折取下3.4區。⑤ 再次確認針刺部位,消毒皮膚,檢查毫針的有效期、有無彎折,針尖有無帶勾等情況,一手固定針刺點下部,一手持針柄,針尖朝向患部。針身與皮膚呈30°角快速刺入皮下淺層,針體貼近皮膚表面,沿皮下淺層刺入,以針下有松軟感為度,患者無酸麻脹痛感,行針過程中詢問患者有無不適,若有酸麻脹痛感,及時調整針的深度及方向。用無菌敷貼固定針柄。⑥觀察有無彎針、暈針、折針及皮下出血等情況。詢問留針后有無不適;告知患者可適當活動留針測肢體,出血任何不適及時告知。一般留針6小時,不超過24小時。⑦ 再次評估患者疼痛情況,根據情況起針,記錄留針部位、時間、患者反應、療效。
  1.3 效果評價
  1.3.1 觀察兩組患者疼痛緩解時間進行評定 術前均教會患者如何使用NRS量表對疼痛情況進行正確評定,患者在實施疼痛護理措施后30min、2h、6h進行疼痛評分,責任護士將評估結果準確記錄于護理記錄單。,臨床評定以0~3分為顯效,4~6分為有效,≥7分為無效。
  1.3.2 疼痛護理滿意度評估 滿意為患者對疼痛護理工作滿意,且疼痛控制在可忍受的范圍內,睡眠不受影響;基本滿意為患者對疼痛護理工作整體滿意,但疼痛影響睡眠;不滿意為偶爾疼痛難忍,嚴重影響睡眠、焦慮不安等。
  1.4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17.0統計軟件,計量資料以均數、標準差進行描述,一般計數資料的組間比較采用χ2檢驗,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兩組患者疼痛緩解情況 兩組患者的NRS疼痛評分均呈下降趨勢,且觀察組患者術后30min、2h、6h的NRS評分顯著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2.2 兩組患者疼痛護理滿意度比較 觀察組患者的疼痛護理滿意度為98%,明顯高于對照組86%,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3 討論
  3.1 隨著醫療技術的不斷發展和人們的生活水平逐漸提高,疼痛作為繼體溫、呼吸、脈搏、血壓4大生命體征之后的第5生命體征,正日益受到醫學界及患者的廣泛關注[4]
  3.2 腕踝針的適應范圍廣,幾乎涉及臨床各科,如神經、內科、婦科、五官科及軟組織損傷而引起的各種痛癥。對于腕踝針的鎮痛機理很多學者做過研究,也有人用經絡學說的皮部理論解釋腕踝針鎮痛機理。對腕踝針鎮痛療效已有不少報道;歐陽氏[5]運用腕踝針治療615例痛癥,有效率為85.7%,田氏[6]通過腕踝針對2875例功能性疼痛病例的治療,并與脈沖電療法對照,獲得有效率為97%以上,優于對照組(74.15%)。腕踝針通過針刺皮布,調整相應經絡和臟腑功能,促使氣血運行通暢,所謂“通則不痛”,但付中華[7]認為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但有牽強附會之嫌。從中醫角度講,傷口疼痛源于手術創傷引起的氣血不通、經絡受阻,根據中醫“氣行血行,氣滯血凝,通則不痛”的理論,針刺有通經活絡的作用,同時針刺可激活腦內鎮痛機能系統而實現針刺鎮痛。現代科學在針刺鎮痛中認為,針刺深度僅在皮下,而此皮下富含神經末梢、化學和牽張感受器、血管和淋巴管等,針刺激活了手腕及足踝部的皮下感受器,而產生的針刺信號發生相互作用,另一方面也激活了內源性鎮痛系統,從而阻斷了通信號的繼續傳遞,發揮鎮痛效應[8]。
  3.3 臨床實踐證明,中醫針刺治療在疼痛控制中的作用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中西醫結合護理是臨床實際護理工作的需要,也是現代護理飛速發展的需要[9]。從本療法目前在我科室開展情況來看,用于術后鎮痛能有效降低術后不良反應的發生率,減少鎮痛藥物的使用,提高鎮痛有效率和患者滿意度。也具有操作簡便,療效明確的優點,值得臨床推廣運用。
  參考文獻
  [1] 吳在德.外科學[M]第5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2:150-151
  [2] 張心曙,凌昌全,周慶輝.實用腕踝針療法[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2:15~27
  [3] 王曙紅. 臨床護理評價量表及應用[M]第1版.湖南,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1:150
  [4] 李小寒,尚少梅.基礎護理學[M]第5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2,8:438
  [5] 歐陽群.腕踝針治療痛癥615例體會[J],人民軍醫,1993;(1):56
  [6] 田佩林.腕踝針治療功能性疼痛2872例療效小結[J]。中國針灸。1994:14(4):17
  [7] 付仲華.腕踝針鎮痛機理思考[J]針灸臨床雜志。1997.13(1):12
  [8] 施雪筠.生理學[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3:313-316
  [9] 張廣清.中醫護理現狀及科研展望[J].中華護理雜志,2002,37(4):290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4784112.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