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治療與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討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診斷與治療措施。方法 21例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患者做為研究對象, 回顧性分析其臨床資料, 探討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診斷與治療措施。結果 1例患者行子宮次全切除術, 9例患者行開腹瘢痕妊娠組織清除術加瘢痕妊娠憩室修補術, 5例患者在經B超引導下局部注入甲氨喋呤加口服米非司酮, 6例患者行藥物甲氨喋呤加米非司酮治療后聯合子宮動脈栓塞術, B超引導下行吸宮術。結論 對于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患者, 宜早期診斷, 早期治療, 根據不同類型選擇適宜的治療方法;對有剖宮產史的孕婦應及時進行陰道彩超檢查, 以減少漏診、誤診。
  【關鍵詞】 剖宮產;瘢痕妊娠;治療與分析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31.026
  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是剖宮產術后的一種并發癥, 是孕囊著床于前次剖宮產術后的瘢痕處, 是臨床非常少見的異位妊娠, 妊娠過程中患者易出現子宮破裂, 難以控制的大出血, 所以對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應早期診斷, 早期治療[1]。隨著臨床上行剖宮產的產婦不斷增加, 以前少見的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也逐漸上升, 影像學技術的提高對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診斷率也不斷提高。對于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治療現今缺乏統一標準, 一般包括藥物治療及手術治療[2]。本院自2016年1月~2018年3月共收治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患者21例, 對患者的臨床資料進行回顧性分析, 探討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診斷與治療措施, 報告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 1 一般資料 選取2016年1月~2018年3月本院收治的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患者21例, 年齡22~43歲, 平均年齡30.7歲。其中一次剖宮產14例, 二次剖宮產6例, 三次剖宮產1例;最后一次剖宮產距此次瘢痕妊娠時間1~13年;剖宮產均為子宮下段橫切口。
  1. 2 臨床表現 21例患者均有停經史, 停經時間34~76 d, 平均停經時間(51.2±2.3)d。4例患者有停經史伴有不規則陰道無痛流血史;4例出現停經史, 下腹隱痛同時伴有不規則陰道流血史;8例誤診宮內早孕予以人工流產術, 術后陰道流血多, 轉本院經B超檢查考慮為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1例突然出現下腹劇痛, 陰道出血, 下腹壓痛, 后穹窿穿刺抽出不凝血, 考慮子宮破裂;其余4例患者只有停經史無其他不適癥狀。所有患者血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值都有不同程度升高。
  1. 3 診斷
  1. 3. 1 超聲檢查 對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 目前經陰道B超檢查為最主要診斷手段, 可早期發現病例, B超主要表現為:宮腔內無孕囊, 宮頸管內無孕囊, 孕囊位于子宮峽部前壁剖宮產切口處, 超聲下可見原始心管搏動或者僅能見混合性回聲包塊(考慮妊娠組織)[3];膀胱壁與妊娠囊之間缺少正常肌層。
  1. 3. 2 磁共振成像(MRI)檢查 對于彩超不能明確的病例應用MRI檢查, MRI檢查對軟組織分辨率高, 呈多方位多局面成像, 可以很清楚地顯示妊娠囊著床在子宮前壁的位置, 分辨宮腔、孕囊、剖宮產切口的關系[4], 缺點為檢查費用較高。
  1. 3. 3 β-HCG檢查 宮腔內正常妊娠48 h β-HCG上升>60%, 而且β-HCG檢測對治療效果是重要的客觀依據。
  1. 4 治療方法
  1. 4. 1 藥物治療 適用于無腹痛、無子宮破裂、妊娠時間<8周、肌層厚度<2 mm的患者。超聲引導下子宮瘢痕局部注入甲氨喋呤(50 mg), 加米非司酮, 如果β-HCG值不降或下降不滿意, 1周后再次全身肌內注射甲氨喋呤50 mg, 直到β-HCG下降滿意。
  1. 4. 2 藥物治療加子宮動脈栓塞術聯合治療 藥物治療的同時, 行超聲檢查妊娠物周圍血流豐富, 于雙側子宮動脈明膠海綿栓塞, 1周內行清宮術。
  1. 4. 3 手術治療 一種為開腹行瘢痕妊娠組織清除術加瘢痕憩室修補術;另一種為患者大出血, 子宮破裂可能, 行子宮次全切除術。
  2 結果
  ①5例患者停經史6~9周, 血β-HCG>3000 IU/L, 經陰式超聲顯示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 妊娠組織向宮腔突出大部分, 包塊直徑為3.2~4.7 cm, 在超聲引導下子宮剖宮產瘢痕局部注射甲氨喋呤(50 mg), 加米非司酮口服, 1周后再次肌內注射甲氨喋呤50 mg, 直到β-HCG下降滿意。②6例患者行超聲引導下子宮切口瘢痕局部注射甲氨喋呤50 mg, 加口服米非司酮, 1周后再次肌內注射甲氨呤(50 mg), 超聲檢查顯示妊娠物周圍血流豐富, 在雙側子宮動脈明膠海綿栓塞1周內, 復查血β-HCG>100 IU/L, 給予超聲下行清宮術。③9例患者行開腹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組織清除術加剖宮產憩室修補術, 其中8例為誤診宮內孕予以人工流產術, 術后陰道流血轉入本院患者, 經超聲及MRI確診為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 急行手術治療;1例為藥物治療后血β-HCG>3000 IU/L, 而且出現包塊長大, 突向膀胱, 改行經腹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組織清除術加剖宮產憩室修補術。④ 1例患者突然出現下腹部劇烈疼痛, 陰道流血, 下腹部壓痛, 后穹窿穿刺抽出不凝血, 考慮子宮破裂, 急行剖腹探查, 子宮峽部破裂, 病灶侵蝕大, 失血多, 行子宮次全切除術。
  3 討論
  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是剖宮產后一種遠期并發癥, 是較少見的異位妊娠。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原因可能與剖宮產后子宮切口愈合不好、炎癥、子宮內膜缺損或是肌層不連貫有關系, 其在臨床發病率低[4]。但隨著剖宮產率的不斷上升及二胎政策的執行, 臨床發病率有逐漸上升趨勢。所以對于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應早診斷、早治療, 防止子宮破裂、切除子宮影響生育、甚至大出血危及生命, 對于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主要診斷手段為經陰道超聲檢查, 可早期發現病例, 準確率可達85%左右, MRI檢查因費用較高, 可用于妊娠中期子宮瘢痕妊娠的患者及陰式超聲檢查顯示不清、懷疑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患者, 影像學檢查手段需結合血β-HCG檢查, 以進一步明確診斷[5, 6]。   剖宮產術后瘢痕妊娠的治療目前尚無統一標準, 其治療的原則主要為殺死胚胎, 清除妊娠物, 減少出血, 保留其生育能力。目前治療方法有藥物治療、子宮動脈栓塞聯合治療及手術治療。治療時應根據患者的病史、體征、血β-HCG值、影像學檢查結果等選擇適宜的治療方法。本院對5例患者應用藥物治療, 6例患者應用藥物治療加子宮動脈栓塞加清宮術, 9例行開腹剖宮產瘢痕組織清除術加瘢痕憩室修補術, 患者均恢復良好, 治療效果滿意, 1例患者因急性大出血、子宮破裂、病灶侵蝕大急行子宮次全切除術, 以保全患者生命安全。
  本文有8例患者誤診為宮內孕行人工流產術, 導致術后陰道流血, 轉本院治療, 總結誤診原因為對有剖宮產患者未能及時行陰道超聲檢查;基層醫院對子宮瘢痕妊娠認識不足, 或者超聲檢查不細致, 未仔細辨別妊娠囊與子宮瘢痕的位置, 導致誤診或漏診。因此, 對于停經要求終止妊娠的患者, 應詳細詢問有無剖宮產史, 詳細進行陰道超聲檢查, 流產過程中如出血量大, 應暫停操作, 防止盲目操作導致嚴重后果。
  綜上所述, 對于有剖宮產史的孕婦應及早進行陰道超聲檢查, 以早期診斷, 防止漏診、誤診, 對于確診子宮瘢痕妊娠的患者, 應根據患者的具體情況, 醫院的設備及醫療水平采取有效的治療措施, 盡力保留患者生育能力。同時應降低剖宮產率, 加強縫合技術, 重在預防工作。
  參考文獻
  [1] 朱偉艷, 何倩影, 成志, 等. 用不同手術方法治療子宮疤痕妊娠的療效觀察. 當代醫藥論叢, 2014(10):209-210.
  [2] 盧惠瓊, 甘秀華, 付冬梅. 子宮下段剖宮產切口疤痕妊娠37例分析. 齊齊哈爾醫學院學報, 2015(10):1453-1454.
  [3] 汪志輝, 周冬梅, 李劍琦, 等. 剖宮產術后子宮瘢痕妊娠干預治療與期待治療效果分析. 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 2019, 35(2):78-81.
  [4] 魏繼文, 吳萍, 譚曉燕. 23例剖宮產術后子宮瘢痕妊娠臨床分析. 重慶醫學, 2014(20):2658-2659.
  [5] 方秀麗, 李云華, 溫蘭玲. 剖宮產術后子宮瘢痕妊娠的臨床治療分析. 中國醫藥指南, 2012(25):152-154.
  [6] 劉亞靜, 曹琳琳, 李廣太. 剖宮產術后子宮瘢痕妊娠20例臨床治療分析. 中國婦產科臨床雜志, 2015(3):196-198.
  [收稿日期:2019-03-25]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506974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