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腦梗死患者應用超聲診斷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效果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究腦梗死患者應用超聲診斷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效果。方法 選取1430例腦梗死患者作為研究組, 另選取同期1450例正常體檢者作為對照組。所有患者及體檢者均實施相同的超聲檢查。觀察對比兩組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頸動脈狹窄檢出情況及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形態、大小、類型。結果 研究組患者超聲檢查結果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及頸動脈狹窄的檢出率分別為90.28%、90.63%, 均高于對照組的17.10%、21.86%,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對照組超聲檢查結果中大部分動脈硬化斑塊為脂質型, 斑塊形狀有一定規則, 斑塊內膜厚度為(0.71±0.29)mm;研究組患者超聲檢查結果中動脈硬化斑塊主要為鈣化性, 斑塊的形狀不規則, 斑塊內膜厚度為(1.50±0.41)mm。研究組患者斑塊內膜厚度明顯大于對照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t=59.763, P=0.000<0.05)。結論 腦梗死患者超聲檢查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檢出率明顯高于健康體檢者, 通過超聲對患者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進行檢查能夠對患者腦梗死診斷提供參考, 值得進行推廣和應用。
  【關鍵詞】 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超聲檢查;腦梗死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31.015
  腦梗死是老年患者疾病中較為常見的一種, 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的不斷發展, 其發病率也在逐年上升, 腦梗死的發病速度比較快, 且病情發展較為緊急, 掌握患者病情發展程度對于提升臨床治療效果有非常重要的作用[1]。有關研究中指出, 腦梗死患者臨床診斷中加強對于患者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觀察非常重要, 臨床中常用的檢查方式為超聲檢查[2]。將本院2018年2月~2019年2月入院就診的1430例腦梗死患者作為研究組, 另選取同期入院進行健康體檢的1450例正常體檢者作為對照組, 探究腦梗死患者超聲診斷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基本情況。現報告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 1 一般資料 選取本院2018年2月~2019年2月入院就診的1430例腦梗死患者作為研究組, 其中男750例, 女680例;年齡40~78歲, 平均年齡(62.2±8.2)歲。另選取同期入院進行健康體檢的1450例正常體檢者作為對照組, 其中男774例, 女676例;年齡38~77歲, 平均年齡(63.1±8.4)歲。兩組性別、年齡等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 具有可比性。腦梗死患者均符合臨床研究中關于腦梗死的診斷標準。研究組患者納入標準:符合第四屆全國腦血管病學術會議中制定的腦梗死診斷標準;臨床檢查中確診為動脈粥樣硬化性腦梗死;患者及家屬均知曉本次研究, 自愿參加并簽署知情同意書。研究組患者排除標準:處于妊娠期或者哺乳期;心、肝、腎等存在系統性疾病;存在精神異常情況或有家族精神病史;患者或家屬拒絕配合本次研究。
  1. 2 方法 所有患者及體檢者均實施相同的超聲檢查, 檢查過程中保持仰臥位平躺, 使用軟枕將雙肩位置適當墊高, 將頭部調整為后仰狀態, 面部偏向檢查的另一側, 檢查過程中超聲探頭頻率設置為8 MHz, 掃描起點為頸總動脈位置, 按照胸鎖孔突肌外援位置直至頸動脈分叉以及頸外動脈方向進行掃描, 同時詳細記錄頸動脈內膜-中層厚度。所有患者及體檢者的超聲診斷結果均由2名經驗豐富的科室醫生進行觀察分析, 統一意見后給出最后的診斷結果, 如出現意見不同情況需邀請科室其他專家進行綜合分析, 確保診斷結果的準確性。
  1. 3 觀察指標 觀察對比兩組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頸動脈狹窄檢出情況及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形態、大小、類型。
  1. 4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19.0統計學軟件處理數據。計量資料以均數±標準差( x-±s)表示, 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檢驗。P<0.05表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 1 兩組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及頸動脈狹窄檢出情況對
  比 研究組患者超聲檢查結果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檢出例數為1291例、檢出率為90.28%, 其中頸內動脈319例、檢出率為22.31%, 頸內動脈交叉部位728例、檢出率為50.91%, 頸外動脈231例、檢出率為16.15%, 其他部位13例、檢出率為0.91%;頸動脈狹窄的檢出例數為1296例、檢出率為90.63%。對照組超聲檢查結果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檢出例數為248例、檢出率為17.10%, 其中頸內動脈76例, 檢出率為5.24%, 頸內動脈交叉部位135例、檢出率為9.31%, 頸外動脈33例、檢出率為2.28%, 其他部位4例、檢出率為0.28%;頸動脈狹窄的檢出例數為317例、檢出率為21.86%。研究組患者超聲檢查結果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及頸動脈狹窄的檢出率均高于對照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χ2=1549.422、1381.814, P=0.000、0.000<0.05)。
  2. 2 兩組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形態、大小以及類型對比 對照組超聲檢查結果中大部分動脈硬化斑塊為脂質型, 斑塊形狀有一定規則, 斑塊內膜厚度為(0.71±0.29)mm;研究組患者超聲檢查結果中動脈硬化斑塊主要為鈣化性, 斑塊的形狀不規則, 斑塊內膜厚度為(1.50±0.41)mm。研究組患者斑塊內膜厚度明顯大于對照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t=59.763, P=0.000<0.05)。
  3 討論
  腦梗死是臨床中發病率較高的腦血管疾病, 老年人的發病率較高, 主要是由于腦組織血液供應不足引起的缺血及缺氧所致, 腦梗死情況的發生會導致患者腦組織出現軟化及壞死等情況, 患者發病后的臨床癥狀主要是頭痛、頭暈, 乏力以及間歇性肢體麻木等[3, 4]。患者發病2~3 d時會發展至病情高峰期, 患者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意識障礙情況, 如意識障礙情況較為嚴重需要考慮患者是否存在椎基底動脈系統腦梗死情況[5], 如未能及時進行治療會導致患者出現語言障礙、肢體障礙以及神經功能退化等嚴重情況, 對患者正常生活及工作會成較大的影響。頸動脈粥樣硬化是導致患者腦梗死出現的重要因素之一[6]。本次研究中, 研究組患者超聲檢查結果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及頸動脈狹窄的檢出率分別為90.28%、90.63%, 均高于對照組的17.10%、21.86%,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對照組超聲檢查結果中大部分動脈硬化斑塊為脂質型, 斑塊形狀有一定規則, 斑塊內膜厚度為(0.71±0.29)mm;研究組超聲檢查結果中動脈硬化斑塊主要為鈣化性, 斑塊的形狀不規則, 斑塊內膜厚度為(1.50±0.41)mm。研究組患者斑塊內膜厚度明顯大于對照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t=59.763, P=0.000<0.05)。可見, 腦梗死患者超聲檢查中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明顯多于健康人, 頸動脈狹窄的發生率也高于健康人, 腦梗死患者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形態和類型也比較特殊, 健康體檢者的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主要以脂質型為主, 且斑塊較為規則, 厚度相對較薄, 腦梗死患者的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主要以鈣化性為主, 斑塊形狀無明顯規則, 且斑塊內膜厚度比較厚[7]。臨床診斷中可將此作為腦梗死的診斷標準。超聲檢查在腦梗死患者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診斷中的應用效果較好, 分辨率較高, 能夠全面顯示出斑塊的面積、類型, 且能夠清晰顯示出斑塊纖維帽表面的具體形態特征[8]。
  綜上所述, 提升腦梗死患者臨床診斷的準確率對于相關治療方案的制定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掃描和觀察是腦梗死患者臨床中的重要標準之一, 超聲檢查在其臨床檢查中的應用效果較好, 不會對患者造成任何創傷, 操作更加簡單便捷, 患者的依從性更高, 檢查準確率比較高, 能夠清晰顯示出患者頸動脈狀況, 為臨床診斷提供精細的參考指標, 值得進行廣泛的推廣和應用。
  參考文獻
  [1] 郭蕾. 超聲診斷頸動脈粥樣斑塊與腦梗死的價值分析. 中國實用神經疾病雜志, 2017, 20(11):107-109.
  [2] 何薇, 李霞, 袁巍, 等. 超聲診斷頸動脈粥樣斑塊與腦梗死的臨床應用價值. 中國數字醫學, 2017, 12(8):68-71.
  [3] 趙博. 彩色多普勒超聲下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特征與腦梗死相關性分析. 中國現代藥物應用, 2016, 10(14):48-49.
  [4] 李艷莉. 超聲儀用于診斷頸動脈粥樣斑塊與腦梗死的應用價值. 中國醫療器械信息, 2017, 23(23):48-49.
  [5] 許云輝, 陳華平, 鐘秋琴. 彩色多普勒超聲在腦梗死患者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診斷中應用價值分析. 現代診斷與治療, 2017, 28(4):744-745.
  [6] 宋玉娟. 經顱彩色多普勒超聲及頸動脈血管超聲聯合應用對大腦中動脈粥樣硬化性腦梗塞的診斷價值. 菏澤醫學專科學校學報, 2018, 30(1):15-17.
  [7] 王美玲. 彩色多普勒超聲對腦梗死患者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診斷價值. 中國藥物經濟學, 2017, 20(2):386-387.
  [8] 肖優芳. 超聲在頸動脈粥樣斑塊與腦梗死診斷中的應用. 醫療裝備, 2019, 32(1):20-21.
  [收稿日期:2019-03-25]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5069802.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