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百姓感受比統計數據更真實

    作者:未知

      不久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一次記者會上指出,我們不片面追求GDP,但是需要貼近老百姓的GDP。“貼近老百姓的GDP”,是李總理提出的一個新概念。這讓我想起了前些年在新聞從業活動中時常見到的一種現象:記者對采訪到的與群眾密切相關的數字深信不疑,因為它是統計部門提供的。然而,一旦將其公之于眾,人們便紛紛打上問號,因為這些數字與他們的實際感受對不上號,甚至相去甚遠。
      機械套用統計數據,引來公眾質疑
      2009年9月1日《新華每日電訊》載,北京市統計局公布有關經濟數據后稱:“北京已達到上中等國家富裕水平”,其根據之一是“年人均GDP已達9000美元”。人們對這個數字本身并不懷疑,問題在于數字后面潛藏著的不公。有人指出,片面強調人均GDP的高水平,是否正視了收入差距問題?根據北京市統計局抽樣調查,2004年北京城市居民高低收入組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為4:1,并呈繼續擴大趨勢。近年來,盡管北京市政府為扭轉這一局面采取了多種措施,但收入差距較大的狀況仍不容樂觀。有網民戲謔:“張家有錢一千萬,九個鄰居窮光蛋。平均起來算一算,個個都是一百萬。”無怪乎有市民聽到這個消息后提出疑問:“北京已經富裕到這種地步了嗎?我怎么沒有感覺到。”GDP是國家或地區經濟實力的主要指標之一,但具體到中國人民的生活狀況,則必須要聽占相當數量的低收入人群的聲音。因為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若講“富裕”,前面必須加上“共同”二字。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實力的提升全球矚目,但存在的問題也有目共睹;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貧富差距拉大、污染嚴重等問題亦很明顯。脫離中國的現實狀況說事,機械地套用統計數據,是社會浮躁心態的表現之一。20多年前,即1990年初,就有新聞媒體曾報道過1989年山東省東營等市步入“小康”的事,是更早的一例。
      東營市198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為62.5億元,全市人口154萬,人均4057元;按當年外貿匯率(1美元折合3.7元人民幣)折算,人均達到1096美元。1990年,一些新聞媒體根據統計部門的統計資料報道:東營人的生活水平達到“小康”(我國規定的小康標準是年人均800美元以上)。然而,這里的客觀情況卻是:農民是東營市人口的大頭,達117萬,占到總人口的76%;他們當年的人均純收入僅有575元,是山東省農民人均純收入比較低的地區之一。
      為什么會出現地區性經濟指標達到“小康”的要求,而多數群眾卻得不到“小康”實惠的現象呢?據統計部門介紹,當時我國國內生產總值的統計是以塊塊(地區)為單位的。所謂“塊塊”,是指所有的企業單位不管隸屬關系如何,其生產總值統統計算在所在地區以內。這樣,隸屬關系不在本地的企業所創造的財富大部分則不屬本地所有,因而除本企業職工之外的大部分群眾就不能直接受惠。例如東營市的國內生產總值統計含勝利油田,而且是大頭,占80%以上。勝利油田直屬國家部委,當地群眾并不能從中直接受惠,自然就出現了上述地區綜合經濟水平與大部分農民群眾收入水平不相一致的情況。
      那次媒體宣傳東營市人民生活水平步入“小康”,引起當地干部群眾的強烈不滿。東營市有人說,省內經濟比較發達的膠東和濟南沒進“小康”,而相對落后的東營倒先進了;我們寧愿過膠東、濟南的非“小康”生活,也不愿過東營的“小康”生活。這種反應,在那次被宣傳已進入“小康”的德州市、淄博市也有。
      尊重統計數據,但是具體問題要具體分析
      “小康不小康,關鍵是看群眾認可的程度,人民群眾承認比統計局的數字更重要,更有說服力。”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在任江蘇省委書記時感受新蘇州點評“全面小康”說的話。一般說來,統計部門發布的經濟數據與人民群眾的感受度應該是一致的,至少不應該差別太大。然而,在上述事例里,卻正好相反。
      顯然,這類新聞失去了群眾的信任。究其原因,既有統計上的缺憾,也有新聞宣傳上科學性不夠的教訓。統計上的事,自有統計部門去研究處理;新聞媒體和從業人員則應從中吸取教訓。對國家統計部門公布的數據,我們應該尊重。但是,具體問題要具體分析。國家統計局從全國角度考慮采用某種統計方法,或許有他們的道理。但是,東營市的農民占到全市總人口的76%和中央部委直屬企業生產總值占到該市生產總值的80%這兩個因素,使得當地的國內生產總值人均數具有了地區特殊性。然而,我們的某些新聞同行沒有對數字是否客觀反映農民實際收入進行具體分析,而是機械地用面上的普遍性去硬套這里的特殊性,結論自然就出現了偏差。
      “人民群眾承認比統計部門的數字更重要,更有說服力”,這才是對待統計數字、特別是那些與群眾生活密切相關數字的科學態度。
      例如,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提出的標準,恩格爾系數低于30%~40%,為富裕(隨著家庭和個人收入增加,收入中用于食品方面支出的比例將逐漸縮小,這一定律被稱為恩格爾定律,反映這一定律的比例則被稱為恩格爾系數)。據此,2006年初,某市統計部門公布最新調查數據:該市城市居民上年恩格爾系數為31.8%,有人據此得出結論“該市居民的生活水平已經從改革開放初期的‘溫飽型’上升到目前的‘富裕型’”。這樣的結論很自然地引來一片質疑聲。不少人認為,中國老百姓不敢花更多的錢去買食品,是因為存在著住房、醫療和子女教育方面的花費壓力。他們手里有點兒閑錢,是要攢著解決這方面困難的。一位民眾無奈地說:“‘牙縫里摳食’摳出來的系數是不靠譜的。”有報道稱,2005年廣州市城鎮居民的恩格爾系數為37.31%,而山西城鎮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在2003年就跌到33.5%;寧夏城鎮居民的恩格爾系數也在2004年降至36%,顯然,說山西、寧夏居民比廣州居民更早進入富裕階段,難以成立。
      事實上,恩格爾系數只是衡量某國、某地生活水平的指標之一,而非唯一。當一國一地的恩格爾系數低于30%~40%時,還要看“吃飽肚皮”之外的余錢用到哪里去了。只有在社會福利充足、社會保障完善的情況下,低于40%的恩格爾系數才可被視為“富裕”的標志。在我國,公共福利和社會保障體系正在建設之中,對其感受最深刻、最實在的,是老百姓,是工人和農民。沒有他們的認可,妄評生活水平如何如何,那是靠不住的。
      感受比數據更接近于真實
      數據真實還是感受真實?這里的結論是:感受更接近于真實。這樣的結論就提出了一個認識論上的疑問:我們常說,理性認識依賴于感性認識,感性認識有待于上升到理性認識;數字統計應屬理性認識范疇,而人的感受自然是認識的初級階段了,那么為什么感受比數據更接近于真實呢?辯證唯物主義認識論認為,認識從實踐開始,經過實踐得到理性認識,理性認識還需要再回到實踐中去。也就是說,對于真理的認識,有了感性認識和理性認識,認識并沒有完結,還需要再回到實踐中去檢驗、鑒別。在某些特定領域,例如對生活水平的認識,老百姓的感受并不是停留在了認識的初級階段,而是上升到了第三個階段;而統計數據所反映的真實程度則尚處于第二個階段。如果我們用認識的階段論來看待這個疑問,那么,說老百姓的感受比統計數字更接近真實,就是有道理的了。
      李克強總理強調,如果數字離開了民生,就會出現各種問題和矛盾,如城市大拆大建、“土地財政”、房地產市場過度發展等,最終讓這些數字變成了泡沫。唯有貼近老百姓的GDP,才是民眾真正需要的。
      新聞報道要用事實說話,而準確和科學的數據是事實的重要組成部分。這里要特別強調的是,記者與數據的關系有著顯著的職業特點,那就是當數據進入新聞稿件中向廣大受眾傳播的時候,它們就不再是所在的單位或部門所有了,而是會被放大成為社會資訊、公眾信息。媳婦(數據)不管丑俊(正確與否)都得見公婆(受眾),所以,記者要十分慎重和嚴謹地選用數據。
      (作者為新華社山東分社高級記者)
    論文來源:《青年記者》 2014年9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2684334.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