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阿千,許個好人家吧

    作者:未知

      其實,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大概鎮上的其他人也不知道吧,沒有人關心她,自然不會有人關心她姓甚名誰了。可是,她在小鎮上,又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的成長史,在別人眼里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還是給她取個名字吧,嗯,就叫阿千吧,她又高又瘦,實在太像一根竹簽了。
      小鎮的街頭,長期有無家可歸的撿破爛的人。他們的肩上總是背著大大的背簍,佝僂著身子,從街這頭游蕩到街那頭,視線從不放過任何一個垃圾桶和死角,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大的背簍常常連底都裝不滿。好在長期在街頭游走,鎮上的人也都認識。臉混熟了之后,哪家哪戶有剩菜什么的也都會拿給他們吃,白白倒掉也可惜嘛。
      阿千,就是他們其中一個人的女兒。早期他還沒有淪落到如此地步,年輕的時候出賣勞力,幫鎮上的人挑水,掙的錢雖然少,也夠嘴上那口了。后來,鎮上的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打了自己的井,不需要人再挑水了,也就沒人找他了。過重的體力活給他的身體留下了后遺癥,一干重活就犯病,只能種種小菜,沒事的時候就到處撿破爛。
      沒人知道,他是在哪里把阿千的媽媽撿回來的。我見過那個女人,披頭散發,頭上滿是油漬,身上的衣服不知穿了多久,已經開始發臭。嘴里念叨著旁人聽不懂的言語,如果和她對視,就能直愣愣地感受到她眼里散發出來的寒意,鎮上的人都說那是個瘋女人。
      阿千小的時候,一直跟在他身后晃悠。鎮上的人見了阿千,都說不像他的女兒,說阿千穿上漂亮的衣裳,再扎上小辮,肯定不像撿垃圾的女兒。因為阿千皮膚白凈,眼睛是小了點,卻很有神。阿千不漂亮,但比起他來,實在是好看太多,大家這么評價并不奇怪。
      很久很久之后,他帶著另外一個女人上街。這個女人,也是他撿回來的,大家都笑,別看他家窮人丑,一把年紀了倒是有婆娘愿意跟他呢。后來聽人說,阿千的媽媽背地里早跑了,至于跑哪里去了,至今是一個謎。這個新女人,我也就見過一兩次,后來在街上便又見到他一個人晃悠了。
      阿千到了10歲左右,有人勸他送阿千去上學吧,不能把孩子耽誤了。他去政府,到處求人,有好心的人看他實在太窮,又喪失了勞動力,便給了他個貧困補助名額。學校方面同意阿千的學費減半,總之,阿千如愿進了小學。都說小孩子最單純,其實,出身、地位等我們長大以后才知道的名詞卻在小的時候已經在實踐了。班里的同學都知道她有個撿破爛的爹,大家都喜歡欺負她,好像欺負比自己弱的人心里就不會帶有負罪感。這個時候,你越反抗,倒是滿足了他們想看你出丑的心理。阿千不反抗,沉默著,不說話,別人想看到的沒有看到,就欺負得更厲害了。有同學看見阿千在放學的時候悄悄抹眼淚,然后像個沒事人一樣回家。
      小時候,如果我在學校里被同學欺負了,第一件事一定是回家告訴爸媽,讓他們給我做主去。我從來沒有看到他來過學校,也不知道阿千會不會和他說自己被欺負的事。后來轉念一想,如阿千這般懂事的孩子,大概只能隱忍在心。生活于這父女二人已是不易,阿千怎么可能再告訴讓他煩心呢?何況,即便他知道了,又能怎樣?他得罪不起任何人。
      阿千上學晚,也知道上學對她已經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也肯努力去學。可上到三年級的時候,他實在是負擔不起了,阿千便輟了學,回家去了。說到阿千的家,我倒是經過了兩次,如今想來,印象還很深刻。
      在離街尾還有200米處,有一條向右拐的馬路。沿著馬路走,直到看見一條長滿雜草的小路。那條小路,便通向阿千的家了。阿千的家,大概是被別人遺棄了的房子,那是一座很常見的瓦房,房梁倒是很結實,除掉頂部還殘留著瓦片的“原住民”,房頂邊緣已經掉了很多瓦片了。房子四周有很多破裂的洞,能看到有人用塑料袋堵住洞口,整個房子四周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塑料袋。你能想象,刮大風下大雨的時候,阿千用塑料袋去堵住一個一個的洞,盡力讓整個房子不要那么冷的畫面。
      阿千輟學以后,就呆在家里了,料理農活什么的,很少再露面。那會阿千已是十六七歲的姑娘了,我差不多20出頭,阿千居然比我還高出一大截。小時候,父母常教育我,要多吃飯才能長高,真不知道飽一頓餓一頓的阿千吃了些什么。鎮上的姑娘長到這個年紀,如果不在學校繼續念書的話,一般是外出打工的,五彩斑斕的大城市對小姑娘們還是極具吸引力的。
      我以為,阿千也會走這條路,然后過幾年,像鎮上的其他小姑娘一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回來給父母買這樣買那樣的,全家臉上都帶光。
      阿千留在了小鎮上,給一家飯館的老板娘打工。每個月包吃包住,但是不給工錢。阿千手腳麻利,人也勤快。對老板娘而言,真是撿了天大的便宜,這年頭上哪里找這樣的工人啊?我不知道老板娘是怎樣去給阿千的爹說的,應該給他了一些錢吧。也沒人問阿千愿意不愿意,他讓阿千跟著老板娘去,阿千就去了。阿千在那家飯館里就一直呆了下來,老板娘認了阿千做干女兒,明眼人都知道這是把阿千拴在飯館了。
      鎮上有好幾家飯館,就數這家飯館生意最好。問了緣由,不由得佩服老板娘的生意頭腦。老板娘本來就是開飯館的,人脈廣,便做起了媒婆生意,幫人介紹對象。雙方就在老板娘的飯館碰頭,你說,都到飯館了,干坐著顯得男方多沒誠意啊,自然是要點上一桌子菜的。姻緣成了,媒婆有豐厚的紅包,成不了也不要緊,大家都知道找個合適的對象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嘛。有的新人辦酒席的時候也不忘媒婆的功勞,直接上這館子辦。這樣一來,飯店的生意是越來越紅火。
      前年回去,路過飯館的時候,瞧見了阿千。阿千比以前干凈了很多,扎了個馬尾,正忙著給客人上菜。剛瞥見一眼,又轉身進了廚房,沒了影子。
      聽人說,現在老板娘放出話來,誰要娶阿千,必須拿十萬塊彩禮。這個彩禮不是拿給他――阿千的爹,而是拿給老板娘,我不知道這是什么邏輯。有需求,自然才有市場嘛。老板娘作為媒婆,十分清楚,在小鎮上,未出嫁的姑娘是特別緊俏的資源,多的是有家底的人家愁著找兒媳婦等著抱孫子的。
      阿千就生活在小鎮上。不知出于什么緣故,每次回老家去我都會打聽她的消息,想知道她現在生活得好不好。寫這個故事,是覺得很多人在抱怨自己不知道如何選擇,不知道走怎樣的路才算是好的時候,殊不知,有的人,打從一出生,她的人生,就是沒有選擇的。
      生活遠比故事更深刻,更艱難。沒有人知道在那些漫長的時光里,她是如何去隱忍,去接受這樣的出身和命運的。
      阿千,希望下次回老家的時候聽到你已覓得好歸宿的消息。
      責編/安然(anran0101@163.com)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269689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