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芳華:善良的芳香,譜寫了當年的華彩

    作者:未知

      【摘 要】電影《芳華》改編自作家嚴歌苓的小說,馮小剛通過拍這部電影也滿足了自己年少時對于文工團的憧憬。關于憧憬,文工團曾經是那個年代,一種青春荷爾蒙迸發的極限,是那代人對于美的憧憬。片名的定義也是極具回憶的色彩,芳香其中,譜華彩之章。
      【關鍵詞】年代質感;烏托邦;理想與自我
      中圖分類號:J905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7-0125(2019)04-0093-02
      一、對于年代質感的體現
      開篇,人們在雨中編排著板報,街上的綠軍裝,墻上的宣傳畫,充滿時代色彩的宣傳語,軍區文工團的大院,照相館的搭配等等,都有統一的時代痕跡。劉峰與何小萍的第一次對話,是劉峰的活雷鋒屬性第一次顯現,也是對于何小萍的一種身份的介紹。隱藏著生父的身份,避免他人的敵對,對于身份的敏感,使觀眾自然地聯想到那個特殊的年代,人人爭先學習雷鋒做好事,做一個無私奉獻的人,卻又因為思想對她人進行無知的欺凌。
      文工團的構建是為那個扭曲的時代穿上了一件鮮媚的衣服,遠離硝煙,在后方歌頌著領袖與前線戰士。經歷了文革后期,毛、朱、周的離世,越戰和裁軍,小小的院子卻像是一個世外桃源一樣與這些無關,直到最后的關閉。
      影片跨度幾十年,戰后英雄的遭遇與文工團成員的生活,都是對年代的一種批判,階級以一種被美化的形式體現。門當戶對,是對階級的一種美顏。一個被批斗的階級后代和一個木匠的后代,努力地融入一個烏托邦式的環境,最終卻是兩個不同的異類。劉峰更像是毛主席的畫像,只能發散信仰的光芒,人人愛他,卻又不敢靠近他。何小萍更是代表了那個年代大多的女孩,因為家庭背景,渴望參軍,卻又得不到別人的憐惜。特別是影片中對于臺詞的設計和場景的布置,大部分的細節都能感受到歷史的還原。比如,文工團所排練的曲目,四處慰問和野外拉練的場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和無處不在的宣傳語。
      馮小剛拍攝這部電影,更像是對自己向往生活的一種講述。在講述中,迸發激情,訴說著特殊背景下小人物的無奈。所使用的場景和道具也都是還原當年的情景。
      二、理想的崩塌與自我的“救贖”
      列夫托爾斯泰曾說:如果“善”有原因,它不再是善;如果“善”有它的結果,那也不能稱為“善”。劉峰,一個好人,被稱之為活雷鋒的人。影片的初始,從北京領獎歸來,為戰友們帶來家人的關懷,為戰友拱手獻上做夢都想上的大學入學資格,為戰友自學如何修理名牌手表,為戰友結婚自費打造沙發,為來自南方的戰友煮上一碗掛面,食堂中沒人吃的爛餃子也都在他的碗中,參加救援傷了腰,不能再參與文工團的演出,就連炊事班的豬跑了也是第一時間喊他幫忙。這樣一個人物形象不難理解為什么戰友們會稱呼他為“活雷鋒”。戰友們對于他的態度,既有喜歡也有嘲笑,他對此不做任何的反擊,只是默默的做著他想做的事。
      因為“雷鋒”的屬性,注定了他是一個被人喜歡的人卻不是被人愛的人。劉峰對于女領唱林丁丁的愛是卑微的,也是那個年代人們對于愛情的向往卻又不敢表達的體現。默默的付出,卻因為新鮮事物的出現,引爆了心中積藏已久的情感,擁抱了林丁丁,但是因為他的屬性,讓別人不敢靠近他。戰友的一句——你居然敢腐蝕活雷鋒,面對這種壓力,林丁丁選擇了“告發”劉峰。
      一個好人,一個“活雷鋒”被逐出了文工團。曾經的全軍標兵,擁有眾多榮譽的一個英雄,就這樣帶著“恥辱”被下放到了伐木連。英雄離開之時卻顯得格外落寞,墻上的宣傳語曾經是劉峰取得榮譽的精神源泉,現在卻冷漠地看待劉峰離開。這次下放既是整個影片的轉折也是劉峰的人生轉折。
      戰爭爆發了,劉峰竭盡全力地想要洗刷自己“恥辱”,更是不惜以一種自殺式的犧牲來證明自己的忠誠、勇敢和英雄氣概。面對理想的崩塌,劉峰的自我“救贖”是那么的幼稚,旁白中蕭穗子平淡的語氣,簡單暴力的話語,卻又是那個年代人們對于榮譽的看重。硝煙過后,當劉峰回到這個曾經獲得無數榮譽的地方,卻發現自己早已遠離這里,這兒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再次與戰友相見,卻發現自己不再是幫助別人的人,而是一個被幫助的人。一場鬧劇,英雄沒有了榮譽,一場戰爭,英雄徹底變成了路人。
      何小萍,同樣一個劉峰式的人物,影片開端的介紹注定了她不屬于這里。因為父親是一個被流放的勞改分子,何小萍的母親帶著她改嫁。在新的家庭中,她沒有受到任何關注,渴望逃離這個地獄的她,終于來到了文工團。
      因為以前的遭遇,文工團的一切在何小萍的眼中是那么的美好,參軍了就不用再受他人的欺負。但是,這兒從開始就不是那么美好。開始的軍裝事件,緊接著假胸事件,戰友對待她的態度都讓她感受到自己并不屬于這個集體。面對這一切,只有劉峰在一旁關心她。當劉峰離開這個集體的時候,只有她去送別。因為只有她才是真正地感恩劉峰的好。當抱著劉峰不想要的榮譽物品走出宿舍時,她大喊著劉峰我會送你的時候,她在對所有人發出自己的聲音,以這樣一種方式宣示著她與這些虛偽的人不同,也是第一次產生了想要離開這個地方的想法。因為一次拒絕出演主角,小萍被政委發放到野戰醫院,所有人眼中這是一個被毀滅的過程,但是在小萍的眼中這卻是一次重生的機會。
      蕭穗子,故事的敘述者,一個擁有當事人和旁觀者雙重身份的人。影片的發展過程中,感受到這是一個熱心腸的女生,卻又感受到她也是麻木的路人。幫助小萍領取生活用品,帶著小萍去浴室洗澡,向戰友們分享來自被平反的父親托劉峰帶來的零食。但是,當小萍遭遇了大家的歧視的時候,她卻只是在一旁看著,或許父親的身份給她帶來的階級感十分嚴重,令她不敢去同情別人。同時,蕭穗子也是階級矛盾的犧牲品,自己喜愛的男孩是首長的兒子,戰友又是軍長的閨女。當寫好的情書準備在分別時交給男孩的時候,戰友告知了她們已經在一起,門當戶對。對于青春,社會中有許許多多的蕭穗子們,她們知道何小萍們的遭遇是不公平的,但是出于懦弱卻又不敢伸出援手。我們有善心卻沒有善舉,不應稱為善。   文工團是一個烏托邦式的存在,少男少女們在這里響應時代的號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這里表面看似一片祥和,卻又充斥著階級的因素。陳祥和小郝因為家境享受著戰友們的擁護,林丁丁因為美貌的優勢成為寵兒。劉峰與何小萍們卻永遠融入不到這個他們曾經憧憬的地方。
      戰爭是殘酷的也是造就英雄的地方,死去便可以成為文工團不得不歌頌的對象,死后擁有了榮譽,洗刷了恥辱。當劉峰們沖進了戰場,腦子里只有犧牲的想法,因為這樣才能成為那個女孩歌唱的對象。何小萍們,面對死亡,強烈的求生欲望讓她們迫切地想活下來。因為戰爭,影片的青春不再美好,顯得那么蒼涼與無力。劉峰渴望死亡,卻又僥幸地活了下來,但是失去了一條胳膊。小萍渴望存活,卻又因為戰爭帶來的榮譽變成了精神病患者。
      最后的演出,強烈的對比。臺上翩翩起舞的少男少女們,臺下因為戰爭受到傷害的戰士們。聽著音樂,看著演出,小萍產生了共鳴,只是她早已不是這個群體的一員,操場上的獨舞,代表了她對于文工團曾經是那么的熱愛,現在到了徹底對這些說再見的時候。
      小站旁,兩人的相遇,平靜地看待所發生的的一切,青春不再,青春不悔。借用電影中的一句臺詞:沒有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識別善良。劉峰的善良,只有小萍能懂,沒有人在乎小萍,只有劉峰在乎。
      “每次同學聚會,別人都是一臉滄桑抱怨著生活,而劉峰和何小萍,卻顯得平靜溫和,看起來比別人更幸福。”
      平靜溫和,幸福知足。因為被善待很難,只有經歷了風雨,經歷了別人沒有經歷的戰火,劉峰和小萍才有了對生活、對生命一個新的認知,更加會珍惜這份平靜,相信這份來之不易的愛。兩個小人物,被逐出了一個烏托邦式的世界,一個世外桃源,失去了文工團的溫暖,失去了精神的寄托,失去了生存的胳膊,最后迎來了“遲到”的擁抱,必然會格外珍惜。
      理性崩塌了,自我的“救贖”更像是一種笑話,看似是對榮譽的“救贖”卻是對愛情和被愛的救贖。
      三、平淡無奇的敘事
      影片以劉峰與何小萍為主線,蕭穗子為支線,通過蕭穗子的旁白向觀眾描述了這樣一個文工團中發生的故事。影片中大量采用手持移動攝影,跟拍演員,弱化剪輯的作用,配合旁白,讓觀眾有著一種旁觀者的感覺。自然、貼切、溫暖和流暢,畫面自然地拼接,靈活地轉場,更像是一種在一旁觀看一本有聲的畫冊。大量的中長鏡頭拼接,搭配上充滿年代氣息的音樂,表現了那個年代人們生活的單一和對于感情更為羞澀的流露。一方面表現畫面的唯美,另一方面也在敘說時代的殘酷。音樂傳情,作為文工團的主業,音樂在這部影片中搭配鏡頭,既有對時代的嘲諷又有對時代的追憶,還有對未來的憧憬。
      戰場那段6分鐘的鏡頭,則是畫面風格的一次驟變,沒有了文工團的唯美與輕快,有的只是戰場上那種陰沉、冷峻和危機感。6分鐘的長鏡頭,通過快速折返,創造了一種急促、緊張和殘酷的戰爭氛圍,用鏡頭表達了戰爭的殘酷和人物形象的一種構建。
      小萍在操場獨舞的那一段,隨著舞臺上昔日戰友們的舞動,小萍也被音樂帶動,來到了自己的舞臺,小萍的獨舞與戰友們表演的畫面來回切換,寓意著小萍在向過去做著最后的告別,心中那份執著也即將消失,對這兒沒有什么留念。
      影片的開端與結尾也是首尾相應,開篇兩人伴隨著旁白走進了這個烏托邦,結尾兩個人伴隨著旁白相擁著坐在長椅上。芳香已散,華章已譜。
      四、總結
      《芳華》是一部愛情片,又是一部時代小人物的縮影。文工團的崩塌,也可以理解為青春的結束,戰爭可以理解為社會的歷練。沒有硝煙,沒有生死,卻依然是有階級的印章。劉峰離開文工團的轉折,也意味著整部影片的風格的轉變,前半部對于時代的歌頌,后半部對于時代的抨擊,小人物悲慘的生活與他人優渥生活的對比。沒有了物質,卻收獲了幸福與平靜。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4690360.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