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鄭樵與《爾雅注》

    作者:未知

      【摘 要】鄭樵所著《爾雅注》歷史意義和學術意義深遠,本文從注釋篇名、訓釋風格、名物訓詁和音注幾個方面對《爾雅注》進行解析。鄭樵學術特點有二,即“會通”思想和具有批判精神,從這四個方面也可以看出。
      【關鍵詞】鄭樵;爾雅注;訓釋;訓詁
      中圖分類號:H131.2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7-0125(2019)10-0226-02
      要說鄭樵,可能不得不讓人想起《通志》,研究《通志》的學術性文章車載斗量,這些文章所研究的領域在不斷拓寬,其研究的角度更是多種多樣,里面不乏獨特新穎的見解與主張。相對而言,其《通志》在歷史上的影響已經成為鄭樵的替代詞,這往往讓后世人會忽視鄭樵其他著作在歷史長河中的重要性,筆者希望能夠通過《爾雅注》對鄭樵的文獻學領域進行較為深入的探討。
      在中國小學史中,訓詁之學首推《爾雅》,百度鄭樵的《爾雅注》,是這樣注釋的:南宋諸儒,大都崇義理而疏考證,故鄭氏以博洽而傲視一時,低淇毛、鄭,所著《詩辨妄》一書,開宋儒杜撰說經之捷經。其撰此書,乃通其所可通,缺其所不可以通,文似簡略,而絕無穿鑿附會之失,在說解《爾雅》諸家中,堪稱善本。
      何為善本?鄭樵的學術特點歸其根本有二,即“會通”思想和具有批判精神。而這兩點在《爾雅注》中都得到了闡述。所謂“會通”就是鄭樵將他所了解的歷史綜合起來作為參照,通過參照勾勒出世間萬物從古至今的發展歷程。“載籍本無說,腐儒惑之而說眾”這也是鄭樵批判精神的具體表現,他反對主觀和迷信,認為“二者殊途同歸,是皆從事于語言之末”。
      縱觀鄭樵一生,他堅持不參加應試科舉,歷經四十余年讀遍天下之書。鄭樵一生的著作很是豐富,累計高達八十多種。至今能見到的有《通志》《夾漈遺稿》《六經奧論》《爾雅注》《詩辯妄》及一些零散遺文。“欲讀古人之書,欲通百家之學,欲討六藝之文而羽翼,如此一生則無疑恨。”就是他的畢生寫照。
      《爾雅》作為如此有影響力的一部著作,研究《爾雅》的學者當然絡繹不絕,在鄭樵之前,已經有不少人注釋過。那么,鄭樵為什么還要注釋《爾雅》呢?“《爾雅》之作者,蓋本當時之語耳。古以為此名,當其時又名此也。自《爾雅》之后,已至今,所名者,又與《爾雅》不同矣。”鄭樵在《寄方禮部書》中說。除此以外,他發現了其本身存在的一些問題。同其他注釋相比較,鄭樵的《爾雅注》有他的特點。
      其一,對《爾雅注》的篇名,鄭樵并不是逐一解說,而是有所取舍,集中解釋那些有異議的篇名。這一點,正與同代邢疏相悖,后人常批判邢疏墨守成規,鮮有新見。如此說來對于鄭樵這種敢于推陳出新的精神,是值得贊揚的。在小學類著錄的《爾雅注》三卷中,鄭樵重在引古書以證郭注,并補其露。認為:“觀《本草成書》《爾雅注》《詩名物志》之類,則知樵所識鳥獸草木之名,于陸機、郭璞之徒,有一日之長。”
      其二,在鄭樵看來,訓釋應該言簡意賅,該注則注,切不可兀長,無趣。在此可又提起邢疏,因鄭樵注釋的《爾雅注》是在《爾雅注疏》的基礎上進行補注,由此,凡是邢疏注釋的清晰明白之處,鄭樵皆不再訓釋。譬如在“林、烝、天、帝、皇、王、后、辟、公、候、君也。”中,邢對此注釋長達三百多字,而鄭樵則曰“《賓之初筵》曰:‘有壬有林。’《文王有聲》曰:‘文王烝哉。’余皆義之常行,通見詩書。”即可一目了然。后文“怡、懌、悅、欣、衎、喜、愉、豫、愷、康、冘、般,樂也。”此條邢疏又釋三百余字,鄭樵簡曰:“備見經典。‘妉’作‘耽’也。”大抵如此,后人在研究雅學過程中,對《爾雅注》能夠不依舊注,實而有物,都交口稱贊。
      其三,《爾雅》中的名物訓詁,鄭樵少博讀群書,大多得目睹驗,因而解釋起來更加生動,更加形象。如《釋蟲》:“蠰,嚙桑。”鄭樵對其注釋為:“有長角,斑黑色,帶甲,亦能飛,俗乎山羊,喜嚙桑樹,或云即桑中蠹蟲,化而為此也。蠰音響。”栩栩如生地將蠰的體型、顏色、生活習性活靈活現展現出來。“臣少好讀書,無涉世意。又好泉石,有慕弘景心,結茅浹漈山中,與田夫野老往來,與夜鶴曉猿雜處。不問飛潛動植,皆欲究其惰性。于是取陶隱居之書,復益以三百六十以應周天數而三之已,得鳥草木之真。然后傳《詩》已,得詩人之興。然后注釋《爾雅》。”正是因為考慮到《爾雅》的訓釋六經極有條理,如若只是集一家之言,似乎不能將其本意注釋出來,于是乎鄭樵在多方面進行實地考察,對天文學、地理學、動植物學頗有研究,勵志做到準確注釋,使《爾雅注》的名物考釋具體。
      值得一提的是,《爾雅注》中有不少音注,對后世學者了解宋代當時的語言系統起到了不可磨滅的作用。《爾雅》流傳到宋代,其傳抄的疏漏不可避免,再加上文字存在著時代與地域的差異,鄭樵在訓釋語義時,對《爾雅注》進行了注音。其主要特點是:全濁聲母部分清化;泥娘合流;云母以母不分;重唇音與輕唇音界限分明;知三章合并,莊組精組合并;有各種聲母類混注。“古人語言于今有變,生今之世何由識古人語,此《釋詁》所由作。五方言語不同,生于夷何由識華語,此《釋言》所由作。物有可以理言者,以理言之;有不可以理言,但喻其形容而已。形容不可明,故借言之訓以為證,此《釋訓》所由作。”(選自鄭樵《爾雅注·序》)。迄今為止,對《爾雅注》有著具體研究的學者論文,其大多數只是對訓詁類文進行整體研究,仍然沒有人對這本書的注音系統進行深入研究,雖然它是屬于訓詁學的范疇,但是其語言文學的重要價值,就是體現在注音上,能夠為研究十二世紀近代音提供了寶貴的材料。
      總的來說,鄭樵的整個學術思想幾乎都滲透在了《爾雅注》里,其超前的思想也在這部歷史著作里有所體現。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飽學之士,生前沒有得到屬于他的地位,死后也沒有得到應有的榮譽。起先是周必大在《辛巳親征錄》里說:“好為考證倫類之學,成書雖多,大抵博學而寡要。平生干枯淡,樂施予,獨切切于仕進,識者以是少之。”其后又有著名史學家馬端臨在《文獻通考·經籍考》中對鄭樵斥責:《禮》《職官》《選舉》《刑罰》《食貨》五略內容均沒有創新,只是對杜佑《通典》舊文的因襲。再者有人以“樵恃其該恰,睥睨一世,諒無人起而難之。故高視闊步,不復詳檢,遂不能一一精密,致后人多所譏彈也”對其持否定態度。這樣的一位以學術為生命的學者,他在文獻學領域作出的卓越貢獻,不僅僅是在宋代,甚至在如今的學術界,都是不容小覷的。正如著名史學家顧頡剛所說:“社會上用很冷酷的面目對待鄭樵,但在很艱苦的境界里,已經把自己的天才盡量發展了,現在看著他,只覺得一團飽滿的精神,鄭樵的精神不死!”真可謂豪杰之士也。
      世人對其《爾雅注》的了解是靠一些零星的評論和極少的學術性論文。筆者認為,現如今的一些有關訓詁學的書籍內容,常常在介紹宋代雅學研究史的時候,忽視了鄭樵的《爾雅注》。歷史上,《通志》的影響力一直大于《爾雅注》,而鄭樵相對于其他學者,獨抒己見的創新精神,在很長一段時間,激起了當時學術界的千層浪。“臣今論此,非好攻古人,正欲憑此開學者見識之門戶,使是非不雜糅其間,故所得則精,所見則明,無古無今,無愚無智,無是無非,無彼無己,無異無同,概之以正道,爍爍乎太陽正照,妖氛邪氣,不可干也。”正因如此,《爾雅注》在今天看來,仍是具有極高的史學文學價值,在中國文化史上占據著重要的作用。
      參考文獻:
      [1]鄭樵.爾雅注[M].
      [2]黃卓明.朝鮮時代《爾雅》文獻調查研究[J].殷都學刊,2016(9).
      [3]楊薇.《爾雅》注本文獻系列價值淺議[J].湖北大學成人教育學院學報,2007(6).
      [4]劉俊勃.從鄭樵目錄學思想探析《通志·藝文略》類目數量[J].圖書館研究與工作,2018(10).
      [5]周文.鄭樵《爾雅注》特點三題[J].古漢語研究,2006(3).
      [6]周文.鄭樵《爾雅注》初探[J].咸寧學院學報,2004(1).
      [7]周文.鄭樵《爾雅注》再探[J].咸寧學院學報,2004(9).
    論文來源:《戲劇之家》 2019年10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4694680.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