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tl53"><noframes id="3tl53"><progress id="3tl53"></progress>
<listing id="3tl53"></listing>

<nobr id="3tl53"><progress id="3tl53"><sub id="3tl53"></sub></progress></nobr>

    <dfn id="3tl53"><nobr id="3tl53"><font id="3tl53"></font></nobr></dfn>

      <sub id="3tl53"></sub>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格爾皮克·科尼希別墅上的風向標

      作者:未知

        初夏的沂水路郁郁蔥蔥,除了肆意擴張地盤的爬墻虎,最為妖嬈的是沂水路3號紅色塔樓上的鐵藝風向標,那些精致的鏤空雕花,別具風情的卷曲,讓老建筑徒增了幾分風情,并且作為青島留存不多的“原裝”風向標(筆者所見唯一),它與不遠處基督教堂綠色塔樓、信號山上的紅色圓頂一起串聯起老城的天際線。
        沂水路3號是一座具有田園風格的中西合璧式別墅,院內植有銀杏、槐樹若干,郁郁蔥蔥的枝葉如同面紗,遮擋著老樓的神秘容顏。很長時間以來都被人叫作Gelpcke君王別墅。這樣的稱謂往往會讓人產生一些望文生義的美好遐想,很多人也許都在猜測究竟是哪位富有、浪漫的德國君王建造了這座迷人的別墅?又會與這座德國式的城市發生過哪些不為人知的浪漫故事……不過,真實的結論或許會讓面對這個美麗的名字演繹出各種故事的人們有些失望。實際上,這座別墅只是1899年由德國總督府出資建造的,為那些早期匆匆的城市過客,短期在青島工作的高級官員們所準備的暫居公寓。
        第一位房客——格爾皮克
        別墅在德語原文中被稱作為“Villa Gelpcke-Koenig”,如果直譯,的確是Gelpcke君王別墅,但是這里的Koenig,卻并非哪位日耳曼王公,它只是1902-1907年曾住在別墅的海軍軍醫哈利·科尼希( Herry Koenig)的姓氏。而Gelpcke,則是首位來到青島的大法官格爾皮克博士。雖然是第一個住進這所別墅的房客,但1898年夏來到青島的格爾皮克在里面僅僅居住了不到一年的時間。盡管如此,他在青島幫助總督府建立基本法律規范工作卻是異常重要的。1900年,格爾皮克回國。雖然在青島的時間很短,總督府把他的姓氏用于一座建筑的做法,或許還有某種紀念上的意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格爾皮克的繼任者大法官魏克爾和克魯森博士都沒有繼續住進這座別墅。
        重要房客——哈利·科尼希
        1902年,別墅迎來了它的另一位房客——督署醫院主治海軍軍醫哈利·科尼希。除了擔任主治軍醫,科尼希還負責對青島所有的德國軍醫和衛戍醫院進行行政方面的管理。在來到青島之前,科尼西在德屬非洲的殖民地工作,并參加了乘坐伊麗莎白號大帆船的環球航行。在返回德國之后,科尼希在1926年出版一本自己的回憶錄,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來追述他在青島擔任海軍軍醫的日子。
        在科尼希搬進這座別墅的時候,整條棣德利街(今沂水路)上像樣的建筑,除了他所居住的這座房子,就只用西邊不遠處的11號官邸(今沂水路9號),即后來的德國海軍第三營營長官邸。可能是由早期的規劃建筑師馬克斯·克諾普夫主持設計的別墅,位于高出路面3米多的坡地上。坡地與南側道路的落差采用了在青島隨處可見的花崗石砌筑成堅固的護坡墻。建筑師在這座兩側高的別墅的設計上,大量地使用了復古風格的半木架結構。可能是出于應急和經濟的原因,這座別墅并沒有采用明廊、圓券式大窗、哥特式拱券以及煩瑣的裝飾等特色和結構符號。整個建筑雖簡潔質樸,卻不失情趣。中世紀鄉村風格的塔樓在無形中增進了建筑與環境的和諧程度,整座建筑洋溢著一種令人心曠神怡的田園氣息。
        別墅的內部裝修采用了中西合璧式的風格。“在樓梯望梁柱上左邊,立有木雕獅子,右邊繞有木制彩龍,木柱木梁上盤有木雕金龍。門券的石柱上,則有龍鳳淺浮雕。”這種做法似乎在不少早期的建筑中都采用過,似乎是當時頗為流行的做法,同時也表示建筑師對中國傳統文化元素的欣賞與主動借鑒的用心。這座別墅在當時連必要的生活設施都缺乏的城市,未免有些過于奢華了,要知道當時幾乎所有的人仍住在潮濕、簡陋,缺乏必要設施的中國營房和漏雨的草房里。
        一位真正的王公貴族——升允
        在科尼希之后的幾年里,并沒有是誰居住別墅里的具體記載。直到1913年一位新的房客,一個真正的王公住了進來。生于1858年的升允是蒙古貴族,曾任陜西巡撫、甘陜總督等職。辛亥革命后,升允曾策動過多次復辟活動。在策動蒙古“勤王”失敗后,升允來到青島,并受到了德國總督府的禮遇,將其安排在格爾皮克和科尼西曾住過別墅暫住。衛禮賢在其著作的《中國心靈》曾這樣描述這位粗悍的蒙古王公:“……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他曾任最西部的陜西和甘肅省的總督,頗有閱歷。他熱忱、堅毅而且武藝超群,性格也很豪爽大氣。同樣,當他喝酒時讓人一看便知此人海量。他以一種慷慨大度的樣子飲酒,當我們劃拳時他一點也不在乎輸贏,雖然他劃拳很出色……”
        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日本對青島的圍攻,大概是德國人和曾赴日本尋求復辟協助的升允都無法預料的。在日本攻占了這座城市后,升允是否仍在別墅里居住了一段時間,我們已無從知曉,但隨后別墅成為守備軍參謀長山田良水少將的官邸。不過此后,我們就無法找到關于這座別墅的隸屬和房客的任何記載,直到近半個多世紀后的20世紀50年代。從1953年開始,這里成為青島日報社的幼兒園。一位父輩曾在報社工作的友人,至今仍記得孩提時代在這所幼兒園里玩耍嬉戲的幸福時光。由于種種原因,這所幼兒園在20世紀60年代初就關閉了,后來成為了青島日報社的員工宿舍。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4719417.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