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大數據”時代下教輔出版模式新探

作者:未知

  摘 要:現代科技的進步、制作技術的提高為圖書出版形式的多樣化提供了可能,而微信、微博等新媒體的蓬勃發展更是沖擊著傳統媒體。隨著大數據技術的不斷發展,傳統教輔出版面臨強大沖擊,如何向互聯網及大數據時代轉型,成為各大教育出版社面臨的嚴重挑戰。如何運用大數據分析技術對各種零散的信息進行整理、分類、匯總,在出版工作中已經成為一種趨勢。本文將從大數據時代下的教輔出版現狀、媒介融合帶來的出版商機,以及對應在大數據時代教輔出版的新思路提出探討,重新思考教輔出版業如何在大數據時代真正服務于素質教育、滿足個性化需求。
  關鍵詞:大數據;媒介融合
  一、大數據時代下的教輔出版現狀
  “大數據”一詞最早出現于1980年,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將其稱為“第三次浪潮的華彩樂章”。2012年3月22號,美國奧巴馬總統宣布投資2億美元用以推動大數據相關產業的發展,并將“大數據戰略”上升為國家戰略。簡言之大數據就是互聯網公司在日常運營中生成、積累的用戶網絡行為數據。傳統教輔圖書的編輯、策劃、發行各環節中,出版社往往無法全面獲知讀者信息,無法收集具體的讀者數據,讀者也無法及時了解作者及出版機構對出版物最新的知識更新,作者、出版機構、讀者三方是孤立的。與傳統媒介點對面的傳播方式不同,大數據時代傾向于通過點對點來傳播信息,這就使得通過網絡為讀者提供個性化服務成為可能。眾所周知,分析學生學習過程和軌跡的數字化記錄,將為教師有的放矢地教學提供依據和幫助。大數據時代,教輔編輯也可以利用相關技術分析圖書使用者的行為數據記錄,如他們的性別、年齡、終端選擇、閱讀興趣等,以此判斷其實際需求,并在確定推送材料的載體、篇幅、類別和時間等因素后,向他們精準地推送最適合他們的材料。此外,教輔編輯還可以利用互聯網的海量信息為圖書使用者提供線上答疑、共享某些資源等,給用戶一個較好的體驗和超值服務,不斷吸引用戶,培養他們對出版社及其教輔產品的信任度和忠誠度。例如在線教學通過對作者、老師、讀者分別設立賬號,支持不同角色對教材教輔任一部分內容進行文字、音頻、視頻的批注、評論、講解,并且所有的批注、評論、講解均支持實時更新,最大程度的提高了知識更新的效率,提升了作者、老師、讀者三方的信息互動效率,建立起一個全新的以知識分享和交流為核心的知識服務社區。教輔圖書出版,作為我國圖書出版業的特殊產業類型,在海量的數據面前該如何梳理出特有的發展路徑,如何策劃新產品以解決目前教輔圖書整體質量堪憂、難以真正服務于素質教育、無法滿足個性化需求等問題,值得我們每一位教輔圖書編輯進行深入的思考。
  教育出版社只有在原有傳統出版的基礎上,以教材教輔的數字化、富媒體化、社區化為核心,從作者、出版社與讀者信息孤立的局面轉向基于移動互聯的教學互動,構建作者、老師、學生三位一體的新型出版服務體系,實現傳統教學方式向智慧化學習方式的轉變,從而最大限度地優化版權資源,幫助教育出版社實現全面的數字化轉型。
  二、全媒體推廣:媒介融合下的教輔出版
  傳播學大師麥克盧漢在1964年出版的《理解媒介》中提出了“媒介即信息”概念,他認為,之于通過媒介所傳播的信息而言,媒介本身更有價值。隨著科技的不斷進步和發展,數字化新媒體蓬勃發展,而傳統媒體也在倔強生存,形成了一個新舊媒體共生并存的媒介生態環境,即:媒介融合。從新媒體來看,使用人群最廣泛的當屬微信和微博。微博的重要屬性是節點共享的即時信息網絡,節點價值的釋放提供了無可比擬的便利,它的最核心功能就是信息的發布與獲取。[1]也就是說,通過微博,信息從一個節點出發傳播進入一部分的的信息獲取空間,再經過這些人的信息空間二次傳播,節點多倍裂變成更多的傳播節點,進入更多人的信息關系網,如此反復擴張,從而實現滾雪球式的傳播效果。
  大數據技術顛覆了傳統的編輯技術,實現了由文字向聲音、動畫、音頻、視頻等全媒體組合方式的轉換。大數據時代,教輔編輯要善于把這些新技術應用到紙質圖書中,將傳統出版的“內涵”優勢和“全媒體”出版的“外延”優勢有機地結合起來,充分利用聲像并茂的多媒體技術,將紙媒的書香氣息嵌入“全媒體”,營造現代化的閱讀感覺和閱讀趣味,實現閱讀的形式創新。例如,對于輔導閱讀或有聽力材料的圖書,傳統的做法是隨書配置光盤,在大數據時代則完全可以利用二維碼技術轉變為有聲閱讀,為讀者帶來全新的閱讀體驗。在實際工作中,我們基本上已經用二維碼技術取代了光盤,這樣教師及家長只需要打開微信掃碼,就可以獲得相關信息,實用性、便捷性大大提高。數字教材教輔的發展使得用戶的學習體驗得到極大的提升。通過對傳統紙質教材教輔的數字加工制作,生成全新的互動的電子教材,輔以知識點的教學視頻、動漫素材等互動課程的補充,使得讀者能夠隨時深度了解重點知識,極大地提升了讀者的學習效率和學習體驗。通過數字題庫的建設,使得讀者能夠實時檢測學習效果,幫助教育出版社以傳統紙質教材教輔為依托,全面構建基于網絡的“書、課、題”三位一體的數字內容體系,為教育出版社的數字化轉型奠定堅實的基礎。且通過大數據分析的支持,針對題庫使用的數據統計、讀者的學習行為記錄分析等,都能進一步改變教育出版社對知識重點的把握,從而更好的支持其進行未來的內容策劃,真正貼近客戶需求,實現個性化的服務。
  可以預測,在大數據時代,圖書內容或內容呈現形式上易于拆解,拆解后又能按幾個單向維度分別串聯成體系,方便組合,重組后能夠立體化呈現閱讀內容的圖書必將得到大家的追捧。
  三、大數據時代下教輔出版的新思路
  (一)挖掘大數據背后的深意和價值
  正如學者們所說,大數據時代是被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和數據挖掘等技術迅速發展所驅動的一個歷史進程,這個進程要求我們將數據轉化為分析信息的來源,成為決策和行動的指南,幫助我們更真實地了解教育本身,預測所預期的教育結果。大數據之于圖書出版來說,是一個機會也是一個挑戰,需要注意的是這些數據不應該只是數字。在面對數據時,應更多的去思考這些數據是怎樣來的,代表著什么,為什么會這樣,從而在數據背后抓住人文價值,體現出冰冷數據背后的人情冷暖。教輔編輯不僅要繼續與文字、圖像打交道,還要懂得如何借助大數據分析技術對各種零散的信息進行整理、分類、匯總,從中挖掘出數據背后的深意和價值,根據用戶的需求策劃出更貼近他們需求的選題。換言之,就是在立足市場的基礎上,讓用戶參與到選題策劃中去,讓選題在讀者中引發“共鳴”,“以讀者需求為導向”打造高品質的教輔產品。   此外,教輔出版的大數據時代應該不僅僅局限于分析歷史數據,將它運用在未來上將更大的發揮它的價值。大數據研究專家巴拉巴西認為:93%的人類行為是可以預測的,當我們將生活數字化、公式化以及模型化的時候,會發現其實大家都非常相似......人類行為看上去很隨意、很偶然,卻極其容易被預測。[2]從這個方面來看,未來通過大數據分析預測市場需求,將大數據的預測性運用在輿情研究上將有巨大的意義,如何去做,還需要不斷的摸索前行。
  (二)警惕形式不可大過內容
  現代科技的運用讓教輔出版形式更奪人眼球,這些都是積極的影響,但需要注意的是高端酷炫的科技形式容易令人迷了眼,忘記了一本優秀的圖書的初衷。若一本圖書僅僅靠多變的形式來吸引住觀眾的眼球,恐怕無法長久;若一本圖書缺乏“受眾本體”意識,不關心讀者需要什么,不知道讀者在思考什么,只是把精力投入在制作和呈現的技藝上,遲早將失去讀者。這些就是當下大數據蓬勃發展并日益滲透各行各業的情況下我們應該思考的,作為出版工作者應需要時刻謹記:技術只是一種“添磚加瓦”的工具,而內容才為王。在圖書生產中不應該本末倒置,應當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圖書的內容上,因為只有扎實的內容才是讀者真正關心的,優質的內容才是圖書出版生生不息的根本保證。
  (三)提高編輯的綜合素養
  盡管社會已邁入大數據時代,教輔編輯首先仍要修煉好自己的“內功”:策劃、編校、持續學習專業知識、調研教學實際、運用教育教學理念等,這些基本功的訓練樣樣都不能松懈。只有這些基本功練好了,教輔圖書的內容質量才有保證,新技術帶來的傳播手段才有意義,才能真正帶給用戶價值。因此,在大數據時代,教輔行業在推進行業轉型升級的實踐中,首先要善于“固本”,堅守“內容至上”,在增強內容的原創性、提高出版物的質量上下功夫。內容,永遠是出版業的核心;唯有固本,才能求新。
  四、結語
  狄更斯在一百多年前說:“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或許用這句話來形容現如今的出版生態環境也恰如其分,對當今的出版發展來說,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數字新媒體蓬勃發展,傳統出版面對新媒體的猛烈沖擊必須思考如何與其共生共存,甚至探索出一條更好的發展模式。而大數據時代的到來,對圖書出版來說應是一次轉機。同時,在這樣一個探索前行的新模式的背后,需要反思的還有很多:在數據出版逐漸發展的今天,如何深入挖掘大數據背后的深意和價值;在科技手段不斷提高的同時,如何提高編輯的綜合素養以適應新技術的需求;在技術和手段在新媒體不斷沖擊傳統媒體的情況下,如何推進媒介融合,加快傳統媒體轉型升級,探索出一條傳統媒體和新媒體有益結合的方式,這些都還任重而道遠。
  參考文獻:
  [1]歐亞,張佰明,喻國明.微博:一種新傳播形態的考察——影響力模型和社會性應用[M]. 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3-12.
  [2]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爆發:大數據時代預見未來的新思維[M].北京:中國人民出版社,2012:2.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482369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