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新見梁實秋佚文兩則

作者:未知

  【摘 要】近來,筆者新發現梁實秋的《大波斯頓清華同學重聚會紀》《“九一八”感言》兩則佚文。這兩篇佚文涉及梁實秋在美國留學期間的一些文學交往活動及30年代初期有關九一八事變的一些社會史實。通過對這些佚文的整理并略加考釋,能填補梁實秋研究界及歷史界的一些空白。
  【關鍵字】梁實秋;佚文;考釋
  中圖分類號:I266.1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7-0125(2019)17-0223-02
  楊迅文主編的《梁實秋文集》[1]在整理梁實秋的作品和稽考方面,是目前為止國內第一部比較完整且豐富的版本。但近來,筆者發現兩則梁實秋佚文《大波斯頓清華同學重聚會紀》和《“九一八”感言》均未輯錄于此文集和《梁實秋文學年表》[2],這兩則佚文對深入研究梁實秋的生平經歷、文學活動和完善《梁實秋文集》的修訂都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一、《大波斯頓清華同學重聚會紀》
  此篇佚文原載于1925年1月2日《清華周刊》第333期,署名顧一樵、梁實秋。《清華周刊》于1914年3月24日在北京創刊,1937年5月出至第46卷第6期時因抗戰而停刊,于抗戰后1947年3月復刊,卷期另起,出至7月第17期。主要撰稿人有梅貽琦、陳寅恪、李健吾、等著名文人,主要欄目包括新聞、雜俎、校聞、校評、特別通訊、譯叢、文苑、小說、詩等。此刊主要介紹歐美新思潮,新學說,紀錄古今中外各界名人言行、軼事、佳話,記載本校大事及經過,討論校內事務。佚文《大波斯頓清華同學重聚會紀》刊在通訊欄目下。現抄錄如下:
  大波斯頓①清華同學重聚會紀
  民國十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晚六點半大波斯頓的清華同學假座京華樓開重聚會。是日也,天氣很好。到會者約有七十人,圍坐六大桌,頗極一時之盛,不可以不紀②。
  在五點半鐘的時候,記者因進城之便,走進京華樓看看,只見時昭涵穿著背心站在一條凳子上往墻上貼紫白紙條;汪泰經站在中間,指東畫西,好像很忙似的;高長庚坐在屋角,口里銜著煙斗,泰然自若。約七點鐘群賢畢至,男女咸集。竹筷甫舉,而級歌校呼聲震四座。一九二一級同學最活潑可人,頭戴鑲白邊的紅紙帽,領結紅白條之領帶,精神煥發,級鬼畢露。桌上的菜則有“清燉雞”,“紅悶肘”,“肉沫炒冬菜”,“雞蛋炒黃蝦”,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惟“蘿葡干加油加醋加胡椒”則幾經二三級同學呼喚,而未見到來。想是馬先生與二號均不在場之故。少焉,筷子動得漸慢、碗底漸漸發白,朱世明起立以美國語發言,請舉周刊通信員二,并年報通信員一,后者沈宗濂當選。反畢,眾齊唱美國語之清華校歌;歌畢,眾移至中國青年會開會。
  在未入俱樂部分以前,開討論會,討論美國中部及紐約支部均已通過之議案多件。主席是王國秀女士,操中國話。當討論到第三項回國調查計劃時,同人談話聲嗡嗡然,有人說:“我提議把這樣的一個重要問題保留在下次開會討論……”;有人說:“我看還是現在討論,下次不知要……”;有一大群人說:“已經通過不討論了…….”;有人說:“我提議自此時以后只要俱樂!”結果是沒有討論,推舉了五個委員研究當晚一切要討論的問題。委員是沈宗濂③浦薛鳳③甘介侯③徐宗涑③顧毓琇。朱世明起立曰“Now we come to the social”,歡聲四起,有樂極而鼓掌者焉。
  1923年秋梁實秋赴美留學時,“中國學生在外國喜歡麇居在一起,一部分是由于生活習慣的關系,一部分是因為和有優越感的白種人攀交,通常不是容易事,也不是愉快事”[3]。由于民族歧視和相同的生活習慣,赴美留學生關系緊密并經常聚在一起。《大波斯頓清華同學重聚會紀》記錄的即是梁實秋1924年秋于珂樂拉度大學④畢業后赴波士頓哈佛大學進修期間的一次聚會。參加此次聚會的有清華校友1921級、1922級、1923級三個年級的學生⑤。文中馬先生是梁實秋在清華學校中等科的英文教員馬國驥,“在中等科教過我英文的有馬國驥、林玉堂、孟憲成諸先生,馬先生說英語夾雜上海土話,亦莊亦諧,妙趣橫生”。[4]梁實秋的文學作品中,涉及其美國留學的文章很少,這篇佚文即從正面再現了在此期間的一次文學交往活動,對研究當時留美學生的學習與生活狀態和其他文人作家也提供了可靠的史料。
  二、《“九一八”感言》
  1938年9月25日《“九一八”感言》原載于重慶《春云》第4卷第4、5期合刊,署名梁實秋。《春云》創刊于1936年12月,屬于文藝刊物,發表文學評論,刊登雜文、小說、譯作、漫畫、戲劇、詩歌、游記、文化報道、讀者之頁等。此期為九一八紀念輯。梁實秋的這篇文章就在其中。全文不長,茲照錄如下:
  “九一八”感言
  “九一八”紀念日的前夕,春云編者要我寫幾句感言。我想時至今日,大家對于日本帝國主義者之侵略政策,以及我國一致團結努力抗戰之壯烈精神,必定早都有了深刻認識。關于一件人有同感的事,個人還能有什么特殊的感言呢?
  “九一八”事變發生之后不久,北方的青年學生們紛紛南下請愿,要求政府對日宣戰,我的學生們有來問我的意見的,我慎重的告訴他們說;⑥“我們國人的懶惰茍且是造成‘九一八’的因素之一,我們的虛驕之氣是我們今后所應切記的,今后救國之道無他,即是‘每個人在他的本分之內盡他的職責’。每個人應該反躬自問在自己的本分之內是否勤謹努力過,自己要鞭策自己,把自己的分內的事情做得盡善盡美,不必費太多的精力去做些鼓吹吶喊的工作。”這是老生常談,但是至今我仍然這樣相信。亡國的責任,大家有分;救國的責任,也大家有分。
  后來各地方的實力者又屢次表示對日作戰的姿態,幾乎不聰明的,一定要在全國一致的條件之下才可進行抗戰,幸賴各方面的賢明的隱忍持重沒有發生事端,終于在統一的領導之下發動了全面抗戰、抗戰既已經年,“九一八”又到了七周⑦的紀念,國土日蹙,局勢益緊,我們應該每個人捫心自捫⑧,在自己的本分之內已經有了多少成績?
  “九一八”不應該僅僅成為一個群眾集會的紀念日,應該是每個人自己反省的日子。到了這一天,每個人應該想想我對國家應負多少責任,能負多少責任,已盡了多少責任。
  赴臺前,梁實秋是一位熱衷于談論政治的政客。他在北京“談”政治的熱情極為高漲。梁實秋垂暮之年,回顧平生,曾對采訪他的記者說自己年輕時喜歡“談”政治并講了一番道理:“個人之事曰倫理,眾人之事曰政治。人處群中,焉能不問政治?故人為政治動物。”[3]這篇佚文作于九一八事變七周年之際,介紹梁實秋九一八事變后針對北方青年學生表達對九一八事件的看法,剖析導致外強欺凌的實質,并針對救國這一問題,呼吁每個人應盡自己責任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表現出梁實秋關心國家,反對異族壓迫的愛國主義情懷。
  當前,筆者搜集整理的梁實秋的佚文僅是一個開始,隨著工作的推進,筆者相信會有更多有價值的文學資料將被發掘。通過對這些資料的搜集、整理和考據,對于全方位感知作家、研究其他文人作家、甚至深層次評估梁實秋在文學史的地位都具有重大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
  注釋:
  ①“波斯頓”即“波士頓”
  ②“紀”應作“記”
  ③此處應有頓號
  ④“珂樂拉度大學”即“科羅拉多學院”
  ⑤在當時,清華學校的學生在哪一年畢業就屬于哪一級畢業生,相當于現在的某屆。
  ⑥此處應為冒號
  ⑦此處應有“年”
  ⑧“捫”應為“問”
  參考文獻:
  [1]楊訊文.梁實秋文集[M].廈門:鷺江出版社,2002.
  [2]陳信元.梁實秋文學年表[G].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匯編.臺灣:國立臺灣文學館,2011.
  [3]梁實秋.琵琶記的演出[N].梁實秋文集:第3卷[M].廈門:鷺江出版社,2002:48.
  [4]梁實秋.清華七十[N].梁實秋文集:第4卷[M].廈門:鷺江出版社,2002:536.
  [5]丘彥明.人情之美[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7.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4919039.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