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醉花陰》文本內涵研究評述

作者:未知

  摘    要: 李清照《醉花陰》究竟是與丈夫趙明誠婚后別離的思念而作,還是其父李格非政治失勢、丈夫納妾后的內心哀嘆?本文通過文獻梳理,從單純相思和別有寄托兩部分展開綜合評述,得知在“人比黃花”的相思背后,或許還藏著黨爭格局下的復雜心境。
  關鍵詞: 李清照    《醉花陰》    文本內涵
  李清照的《醉花陰》是一首膾炙人口的詞作,彰顯了作者玲瓏剔透的心境和絕妙精湛的才情。在寂寥孤獨的黃昏,詞人寫下“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傳世佳句。
  關于這首詞的文本內涵,學術界百家爭鳴。康震、傅興林、韋冬妮等學者認為該詞是趙明誠起用為萊州知州,李清照閑居青州之時所作,主要抒發的是恩愛夫妻分離之后的相思之情,體現了真切通透的情意和婉轉優美的意境。陳祖美、鄧紅梅、馬瑞芳等人認為這是1103年朝廷下令禁止元祐黨子女住在帝京后,李清照被迫回到祖籍獨居時的處境之作,含蓄深長地表達了對黨爭局勢的思慮;且易安“無嗣”,趙明誠或在此時納妾,加劇了詞人創作時的復雜心境。
  那么,李清照的《醉花陰》究竟是和趙明誠婚后別離的思念而作,還是父親李格非政治失勢及丈夫“納妾”后的內心哀嘆呢?下文將以文獻資料為支撐,從單純相思和別有寄托兩方面展開綜合論述。
  一、明誠出仕萊州知州,清照遙寄心間相思
  歷史上的趙明誠與李清照曾是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從《點絳唇》中“見客入來,襪刬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①的青澀甜蜜到“余性偶強記,每飯罷,坐歸來堂烹茶,指堆積書史,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以中否角勝負,為飲茶先后。中即舉杯大笑,至茶傾覆懷中,反不得飲而起”②的恩愛幸福,無不流露出情投意合的甜蜜。
  《醉花陰》一般被視為李清照的前期作品,在近30年的研究論文中,大部分是對閑愁別緒的解讀。1120年左右,趙明誠起用為萊州知州,李清照屏居在青州,與夫君分隔兩地,易安因為心中思念戀人,寫了這首膾炙人口的詞作。康震《評說李清照》中將《醉花陰》與《如夢令》兩首、《點絳唇》《一剪梅》等早期的清麗之作放在一起賞析,側重于情景交融之筆法和溫婉細膩的內心世界。傅興林的《情深調苦、意雅技高——再讀李清照〈醉花陰〉》認為其“屬傳統的念遠傷別的閨思情調”③。陳士同的《佳節重陽賦閑愁——李清照〈醉花陰〉品鑒》一文圍繞該詞“如何訴愁情”④展開,闡釋了李清照言簡意豐、微言大義的文學創作特質。齊海棠《李清照作品中的清新婉約與離別之愁》評析了易安清爽婉約的詞風,從“兒女情長”的閱讀體驗入手,剖析了詞人含蓄的思念滄桑和重陽又至時候的生活感慨。韋月梅《評李清照的〈醉花陰〉》認為此詞與《如夢令》二首和《一剪梅》等早期詞作一樣,抒發的是早期閨居生活的“閑愁”⑤:淡淡的“感傷”,深深的相思。陳曉敏的《一種黃花兩樣愁——李清照〈醉花陰〉〈聲聲慢〉“黃花”意象分析》中稱詞是二人“情切切意綿綿之際,趙明誠卻要去外地做官,留下佳人獨守”⑥時,李清照“冷鄉中繞籬沉吟”的寫照,“濃濃思情題才箋,云中鴻雁寄蕭郎”。
  在部分學者撰寫的文章中均提及了一則故事:新婚不久,夫君遠行,李清照獨自在家中思念丈夫,寫下這首《醉花陰》,并將其寄給遠在外地的丈夫。趙明誠收到后,倍感驚喜與幸福,對妻子才華贊嘆不已。賞心悅目之余,他心有不甘,發誓要寫出可以與之媲美的詞句。他閉門謝客三天,作五十首詞,將《醉花陰》混雜其中,請友人路德夫品鑒。路德夫再三玩味后說道:“只三句絕佳:‘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這則故事出自元代伊世珍的《瑯嬛記》,傅興林、韋冬妮均在文中引此表明趙明誠與李清照的情真意切。但由于《瑯嬛記》為筆記小說,真偽度尚未確定,前人曾考證此為明朝人桑懌偽托,故可信度不高,成為陳祖美、鄧紅梅等持其他觀點學者的論據之一。王仲聞在《李清照集校注》中直接指出:“《瑯嬛記》乃偽書,不足據。”⑦“《瑯嬛記》所引《外傳》不知何書,殆出自捏造”⑧。中華書局出版的《李清照資料匯編》認為“《瑯嬛記》,明人藏書目錄判其為偽書”⑨,后又云:“李清照適趙明誠時,兩家俱在汴京,明誠正為太學生,無負笈遠游事。”⑩
  對于《醉花陰》文本內涵的賞析,上述學者都認為這是一首抒發閨怨相思的曠世佳作,但由于《瑯嬛記》的可信度存在爭議,元祐黨爭和明誠納妾成為引發爭鳴的兩個方面。
  二、詔令元祐子女離京,無嗣引出納妾隱端
  李清照的父親李格非是“蘇門后四學士”之一,趙明誠之父趙挺之是王安石變法派的擁護者,兩人分屬新舊兩黨。
  崇寧元年(1102年)七月,朝廷下詔稱司馬光、蘇軾等三百零九人等人為“元祐奸黨”,樹立“黨人碑”,長期以來受蘇軾賞識和關照的李格非名字赫然在列。“因為元祐黨人不得在京任職,李格非先是被譴為京東提刑,后被貶南荒”11。與此同時,趙挺之卻被委以重任。陳祖美等學者認為,李清照傳世的殘篇《逸句》中“何況人間父子情”和“炙手可熱心可寒”即是此事件后李清照所寫的憤義之句。
  時隔不久,黨爭進一步波及“元祐黨”親屬。《續資治通鑒》卷八十八中記載,1103年9月,朝廷曾兩次下令:“宗室不得與元祐奸黨子孫為婚姻”“尚書省勘會黨人子弟,不問有官無官,并令在外居住,不得擅到闕下”。李清照只能被迫離開京城汴京,回到祖籍山東章丘明水居住。陳祖美、鄧紅梅、馬瑞芳、黃平、馮現冬等人都認為《醉花陰》作于李清照回到原鄉以后的第二年,即公元1104年重陽節。
  黃平《李清照〈醉花陰〉寫作背景探究》一文中提及,此令頒發后,趙挺之將“過門兩年的李清照遣送回娘家,而丈夫趙明誠并未與李清照一同回去”12。陳祖美《“易安心事”知多少——李清照研究集說》中認為:“《一剪梅》《醉花陰》《小重山》《行香子》《玉樓春》等五、六闕都或隱或顯涉及黨爭的內容。”13她早年的文章《對李清照內心隱秘的破譯——兼釋其青州時期的兩首詞》中也寫道:“李清照在政治上有難言之隱。”14   政治環境是研究詞人創作時不可忽略的因素。父親政治失勢,身為女兒的李清照心中感到失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由于當時政局復雜,詞人即使胸懷憤懣只能借物抒懷含蓄表達;且李清照為女性,外面的動蕩局勢或許還不至于影響她個人的創作發展。王汝弼、陳祖美、朱靖華、戴學忱等學者們認為,引發愁緒復雜的更深因素可能是夫妻之間的感情裂隙。中國古代封建社會本就有男子納妾的傳統,加之李清照“無嗣”,趙明誠納妾續后的可能性極大。
  陳祖美在《對李清照內心隱秘的破譯——兼釋其青州時期的兩首詞》中寫道,除了“受到生父黨籍問題的株連,使易安這種痛苦比一般離別更難堪的因由,主要是丈夫的蓄妾”15。王兆鵬、郭明玉發表的《李清照“內心隱秘”爭鳴述評》對陳祖美提出“明誠納妾說”的幾點依據進行了梳理排列:“其一,以典故宇托之義及詞義索解為證;其二,趙、李二人‘無嗣’;其三,從時代背景來看,納妾在當時是天經地義的事。”16沈家莊先生在認同陳先生觀點的基礎上又提出兩條新的證據:一是趙明誠跋蔡襄書《趙氏神妙帖》曾說:“老妻獨攜此而逃。”趙既稱李為“老妻”,那么可能還有“少妻”的存在;除此,沈家莊還提出趙明誠一直在外做官需要有人照顧,因此納妾的猜測。
  朱靖華、戴學忱在《論李清照詞“欲說還休”的復雜內涵》中提及李清照因“無后”而納妾延續趙家香火的可能性,并以當時品德修養較高的蘇軾曾多次納妾為例旁征博引。除此之外,朱、戴二人還認為,如果說納妾之事司空見慣的話,那么趙明誠很有可能與妾沒有太多感情,只是為了家中后繼有人而被迫納妾,但這種事總會影響清照的情感和心緒。在封建社會官宦家庭背景下成長的李清照,或許會在道義和責任上接納和認可丈夫趙明誠取妾的事情,但“愛情卻是偏‘私’的”17。這與陳祖美的觀點在細節處有所不同。
  除“無嗣”致使趙明誠納妾之外,也有一些文章從李清照的作品中尋找內證。如對“武陵人”“秦樓”“長門宮”“春草青”等典故進行解讀,和對《鳳凰臺上憶吹簫》《《臨江仙》《訴衷情》等作品的推解。其中,李清照本人所寫的《金石錄后序》是重要作品。陳祖美《對李清照內心隱秘的破譯——兼釋其青州時期的兩首詞》認為《金石錄后序》中“分香賣履”之句是趙明誠納妾的有力證據,朱靖華、戴學忱、張忠綱、綦維等學者均認同這個觀點。
  黃海蓉的《對〈金石錄后序〉中兩處文字的重新解讀》在前人基礎上又從《金石錄后序》中給出了兩條“旁證”,即對文中的“余意甚惡”和“彼戟手遙相曰”兩處文字的重新解讀。她認為“惡”應該讀作“wù”,指李清照“厭惡”的情緒;而“戟手”則是趙明誠罵人的動作。如果這個解釋講得通,則使明誠納妾更具有成立的合理性。
  對于單純相思和別有寄托這兩種看法,我更傾向于后者,以下談談想法:
  1.《醉花陰》作于1104年的重陽節,即1103年黨爭時期的元祐子女被驅逐出帝京后的第二年,而非1120年李清照屏居青州的時期。黨爭史實在《續資治通鑒》等史料中均有記載,且李清照系李格非之女確鑿無疑,必定依詔令內容搬離帝都,李、趙二人因此分居。而認為該詞作于青州時期的文章,大多依照此詞與青州時的一些風格類似的作品劃分,經不起深入推敲。
  2.《醉花陰》的文本內涵中具有對黨爭之后父親李格非失勢之意的含蓄表達。李清照長于官宦之家,是一個受過教育、思想獨立的女性,娘家與婆家成為政局對敵的處境多少會對其產生影響,“炙手可熱心可寒”即是有力佐證。
  3.在《醉花陰》中表現的愁情里面,單純相思之情是主要成分,其中或許含有對丈夫“納妾”的擔憂,但夫妻關系并未有明顯裂隙。因為李清照確實“無嗣”,在重視延續香火的古代社會,丈夫通過納妾開枝散葉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李清照又為正妻,更懂得這其中的責任;且二人具有相同興趣愛好,是三觀相近的知己,感情基礎堅固。當父輩們的爭斗使相愛的人被迫分離,詞人或許更期待獲得愛情的寬慰。
  4.李清照后期詞作中關于感情受挫的復雜心緒具有合理性,且《醉花陰》時期已為伏筆。李清照和趙明誠兩地分居,趙若通過納妾的方式延后,就算對妾沒有太多感情,也需要照顧為其生育的妾女,很有可能引發詞人心中不快。
  關于《醉花陰》一詞的文本內涵,或許不僅是與丈夫分隔兩地的相思之情,在那個風云際變的時代,黨爭和若即若離的愛情也是影響詞人創作的因素。只有不斷質疑和探索,才能回到歷史人物和文學作品本身。
  注釋:
  ①李清照.點絳唇[A].褚斌杰,孫崇恩、榮憲賓.李清照資料匯編[G].北京:中華書局,1984.
  ②李清照.金石錄后序[A].褚斌杰,孫崇恩,榮憲賓.李清照資料匯編[G].北京:中華書局,1984.
  ③傅興林.李清照《醉花陰》賞讀[J].漢中師范學院學報,1996(2).
  ④陳士同.佳節重陽賦閑愁——李清照《醉花陰》品鑒[J].學語文,2017(9).
  ⑤韋月梅.評李清照的《醉花陰》[J].文學教育,2015(10).
  ⑥陳曉敏.一種黃花兩樣愁——李清照《醉花陰》《聲聲慢》“黃花”意象分析[J].語文建設,2015(4).
  ⑦⑧王仲聞.李清照集校注[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9:25,36.
  ⑨⑩褚斌杰,孫崇恩,榮憲賓.李清照資料匯編[M].中華書局,1984:28,29.
  1113陳祖美.“易安心事”知多少——李清照研究集說[J].紹興文理學院(人文社會科學),2015(35):61.
  12黃平.李清照《醉花陰》寫作背景探究[J].學語文,2018(6):74.
  1415陳祖美.對李清照內心隱秘的破譯——兼釋其青州時期的兩首詞[J].江海學刊,1989(6).
  16王兆鵬,郭明玉.李清照“內心隱秘”爭鳴述評[J].文學遺產,2003(1):133.
  17朱靖華,戴學忱.論李清照詞“欲說還休”的復雜內涵[J].黃岡師專學報,1998(03):30.
  參考文獻:
  [1]陳祖美.李清照評傳[M].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1995:147.
  [2]鄧紅梅.李清照新傳[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47-52.
  [3]褚斌杰,孫崇恩,榮憲賓.李清照資料匯編[K].北京:中華書局,1984.
  [4]馬瑞芳.李清照[J].國家歷史,2008(3).
  [5]陳祖美.“易安心事”知多少——李清照研究集說[J].紹興文理學院(人文社會科學),2015.
  [6]陳祖美.對李清照內心隱秘的破譯——兼釋其青州時期的兩首詞[J].江海學刊,1989(6).
  [7]周桂峰.趙明誠與李清照夫妻感情論析[J].淮陰師專學報,1992(3).
  [8]朱靖華,戴學忱.論李清照詞“欲說還休”的復雜內涵[J].黃岡師專學報,1998(03):30.
  [9]王兆鵬,郭明玉.李清照“內心隱秘”爭鳴述評[J].文學遺產,2003(1):133.
  [10]彭玉平.花自飄零水自流——李清照的詞境與心境臆說[J].中山大學學報,1996(6).
  [11]王兆鵬,郭明玉.李清照“內心隱秘”爭鳴述評[J].文學遺產,2003(1):134.
  [12]王汝弼.論李清照[A].后收入李清照研究論文集[C].北京:中華書局,1984.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4997395.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