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清帝東巡盛京之表象、本真與遺留之史跡、詩賦、文著新論

作者:未知

  摘 要:清帝東巡有二,一為東巡山東,一為東巡東北。而東巡東北,即指清帝東巡盛京,在表象上,開展祭祖謁陵,展示孝思的活動,而本真則是固本盛京。清帝東巡盛京雖耗費巨大,但也促進了沿途經濟的發展;同時,也留下了很多遺跡和大量的詩賦和文著。
  關鍵詞:清帝東巡;盛京;表象;本真;遺留史跡;詩賦;文著
  清帝東巡有二,一為東巡山東,一為東巡東北。而東巡東北,即指清朝皇帝東巡“龍興之地”“肇興之區”的盛京,開展祭祖謁陵,展示孝思的活動。那么,清帝東巡盛京的表象和本真是什么呢?又留下了什么遺跡呢?
  1 清帝東巡謁陵祭祖只為表象,而固本盛京才是本真
  清圣祖玄燁、清高宗弘歷、清仁宗顒琰、清宣宗旻寧先后十次東巡盛京,從表面看,其東巡目的是為了祭祀盛京永、福、昭三陵,但仔細分析一下就能看出,其祭謁盛京陵寢的目的只是表象。從清帝展示其孝思的活動中可以看出,其真實目的則是為了固本盛京。“自康熙十年首次東巡后,玄燁對于抵御沙俄侵略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①
  其實質是為了保持盛京地區的穩定和平安發展。考察邊防,加強軍備,聯絡撫綏蒙古,都可以直接看出清帝東巡是為了盛京地區的邊防安全;搞好蒙古的關系,也是為了穩定蒙古駐防地區這一最安全的長城保障;瞻仰盛京舊宮,舉行謁陵禮成的慶賀典禮,撫恤宗親等,更是為了不忘清朝統治的根本。如果算上雍正皇帝恭代的一次,從康熙十年(1671)至道光九年(1829),清圣祖玄燁、清高宗弘歷、清仁宗顒琰、清宣宗顒琰先后應是十一次東巡東北。這其中,玄燁占三,弘歷占四,顒琰占二,旻寧占一,胤禛在身為皇子期間,曾恭代乃父玄燁一次。清朝皇帝東巡盛京的提出是在順治十年(1653)、順治十一年(1654),清世祖福臨曾先后兩次提出欲東巡盛京,這在表面上看,是為了回到故里,曾出生之地,表明其沒有忘了先輩,但因國家還不安定而作罷。清圣祖玄燁實現了這一目的,先后三次東巡盛京。康熙十年(1671),清圣祖玄燁第一次東巡盛京。表面上是為了祭謁陵寢,實際上一方面是為了告慰祖先,清朝以實現了對全國的統一;另一方面,17世紀40年代,沙俄占據了中國東北的尼布楚和雅克薩城,嚴重威脅中國蒙古地區東北部和黑龍江地區西北部的安全。因此,其在謁陵禮成后,以“周覽盛京畿內地方形勝”為由北上,視察至葉赫,也了解了東北邊疆的安防問題。所以說,這才是他東巡盛京的真實目的,即固本盛京才是真。康熙二十一年(1682),清圣祖玄燁第二次東巡盛京,表面上仍然是祭謁陵寢,但其真實目的,一方面是為了告慰祖先他已平定了“三藩之亂”,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了解雅克薩俄軍動態,探明水陸交通情況,并進行了拒俄軍事布防。康熙三十七年(1698),清圣祖玄燁第三次東巡盛京,表面上仍然是祭謁盛京陵寢,但其真實目的則是為了告慰祖先,其已平定了噶爾丹的叛亂。清朝皇帝東巡盛京的時間少則60天,多則5個月,駐蹕地少則30處,多達80多處,進入盛京宮殿后,還要舉行各種相關活動。清帝東巡盛京,祭祖謁陵展孝思,除祭祀一宮三陵外,還有一些其他活動。據《清圣祖仁皇帝實錄》記載,清圣祖玄燁在東巡盛京祭祀盛京三陵,除拜謁盛京宮殿之外,還進行了大量的其他祭祀活動,如祭祀開國功臣、蒙古王公陵墓和清朝其他皇家陵寑,祭祀東巡沿途的各類寺廟、名跡以及山川諸神等。其祭祀方式有二:一是親自參與祭祀,到盛京郊外墓地,親自祭奠的有開國功臣楊古利、費英東、額亦都、圖爾格等;二是派遣皇子、王公大臣、官員恭代祭祀。康熙二十一年(1682),玄燁第二次東巡盛京,在啟程之初,曾前往沿途的遵化,在清世祖福臨所葬之地孝陵祭奠,并至孝仁皇后、孝昭皇后兩陵祭祀。途中曾遣大臣等往寺廟、名跡等處行禮或恭代祭祀。三月初七日,即派內大臣費揚古恭代康熙皇帝祭奠武勛王楊古利之墓,派內大臣索額圖祭奠費英東之墓,派內大臣坤巴圖魯侍衛恭代皇帝祭奠弘毅公額亦都墓,派內大臣覺羅鄔默納恭代祭奠圖爾格墓;四月二十日,派內大臣公坡爾盆前往平南王尚可喜墓祭奠。康熙三十七年(1698)九月初五日,玄燁第三次東巡盛京,途經蒙古地方之時,至科爾沁端貞長公主墓祭奠。弘歷、顒琰、旻寧基本上是遵循玄燁的東巡路線,在表象上是在老老實實的祭祖謁陵,尤其是對盛京三陵的祭謁活動,是由無序到有序,及至固定,并逐漸形成一種制度。最初祭祖是無序的,玄燁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時就是這樣;到第三次時,尤其是在舉行祭祖謁陵活動之時,則開始有了講究,即先至興京永陵行禮,后至盛京福陵、昭陵行禮,盛京三陵全部拜謁。這個制度,即清帝東巡祭陵典制初步形成,并為后來清帝所遵循。
  清帝親祭盛京三陵,其祭儀一般分為兩天舉行。清帝親祭昭陵,第一天舉行“展謁禮”,第二天舉行“大饗禮”,兩種祭禮不同。只有玄燁例外,其“展謁禮”是在隆恩殿后石祭臺前舉行,皇帝更換素服;“大饗禮”在隆恩殿舉行。清朝皇帝東巡東北,包括玄燁、弘歷、顒琰、旻寧等所參加的謁陵活動,規模有的很大。在清帝東巡盛京的活動中,更重要的是政治活動,分為兩個方面,一是在清帝東巡途中進行,一是在目的地盛京進行。清帝在東巡途中要行圍打獵,行圍打獵是以訓練士兵作戰能力為目的,條件非常艱苦,清圣祖玄燁多次率諸皇子、王公大臣及兵卒圍獵。還有視察邊疆,在途中行宮中召見蒙古王公大臣等,綏撫蒙古等。在盛京地區祭祀祖陵,還要在崇政殿舉行慶賀典,在大政殿舉行筵宴典祀,在清寧宮舉行祭祀薩滿祭祀。清仁宗顒琰東巡謁陵典禮一如祖制,分別至永、福、昭陵三處舉行各種祀典,諸如宰殺牲畜行“大饗禮”,禮成,入盛京宮內觀瞻,于清寧宮祀神,然后于大政殿舉行隆重的君臣筵宴,慶賀謁陵禮成。
  清帝東巡盛京期間,不僅有祭謁祖陵告成典禮等,還有帶有極強的政治色彩的活動,而其所舉行的主要政務活動,如行圍打獵、巡省地方、視察邊疆、撫綏蒙古、撫恤宗親、瞻仰舊宮,真實地反映出他們固本盛京的目的。就算是他們所進行的展孝思的活動,其最終目的也是為了教育皇子不忘祖先創業之艱,從而才能達到勤奮守業。
  2 清帝東巡盛京雖耗費巨大,但也促進了沿途經濟的發展,同時也留下了很多遺跡和大量的詩賦和文著   清朝皇帝東巡東北,弘歷在東巡前特發上諭宣告中外,命京師及盛京均做妥善安排,主要為京城和盛京兩方面的準備。而且,準備工作特別繁雜,包括對清朝皇帝東巡盛京的衣、食、住、行的準備。弘歷東巡東北,馬匹及飼料的妥善安排,保證了鑾駕及全體扈從官兵的乘騎、行圍之需,同時使驛站在傳遞信息、物品上發揮了重要作用。東巡盛京謁陵祭祖是清朝皇家大事,皇帝不僅帶領眾多官兵差役隨駕扈從,還要隨帶皇子、宗室子弟拜謁祖陵①。清仁宗顒琰東巡一次就耗費白銀二百余萬兩,曾備用賞項銀三十萬兩,僅盛京將軍富俊就得賞銀三千兩,其余副都統、侍郎、府尹等官亦各得賞銀三四百兩,可謂耗費巨大。
  清帝在東巡途中經常祭祀的寺廟、名跡主要有桃花寺、興隆寺、夷齊廟、望海樓、文殊庵、北海神廟、龍王廟、天后宮、北鎮廟、河神廟、顯佑宮、關帝廟、東岳廟、城隍廟、賢王祠、文廟、天壇、地壇、堂子等。清帝東巡留下的遺跡,如在關東第一內廷門樓鳳凰樓門樓檐上留下了著名的“紫氣東來”匾,還有大御路和永安橋,是清代皇帝東巡盛京,祭祖謁陵必經之路。清帝東巡隊伍從京師出發,經由永安橋進入盛京,前往福、昭、永陵祭拜先祖。康熙三十七年(1689),玄燁東巡東北,親詣永陵,并在巡幸赫圖阿拉之時作詩《興京陵》:“靄靄興王地,風云莫可攀。瀠洄千曲水,盤疊百重山。瞻拜陵園肅,凝思大業艱。蘢毛蔥松柏茂,瑞鳥滿林間。”因嘉蔭堂、戲臺建成,自嘉慶十年(1805)清仁宗顒琰首次東巡盛京始,便在嘉蔭堂內賞戲,賜茶賜飯,一連數日,耗資甚巨,賞賜頗多。
  清帝東巡盛京,其所行路線有按過去舊路往返的,也有按新辟路線前行的。他們雖然大多并不駐蹕于沿途城鎮、鄉村之內,但卻對這些地方的城鎮發展帶來一定的影響。清帝東巡盛京,為此往來的官員、車馬均需沿途驛站、城鎮提供膳食方便,所有這些都對當地城鎮經濟帶來提升,為城鎮發展帶來便利。巡幸沿途需要糧、菜、果品、奶牛等。清帝東巡東北的時間,少則2個月,多則3個月有余。期間,皇帝于旅途中“向地方官員發布的諭令及地方官員上報的本章、奏折、軍報,都由驛站傳遞”②。
  《熱河日記》曾記錄了永安橋“以連抱大木編成為梁,梁高數丈,廣五丈,兩沿木頭齊整,如一刀裁劃”③。乾隆十九年(1754),乾隆皇帝再過永安橋,作詩一首,其序曰:“盛京城西……行旅頗艱。我太祖初定沈陽,即命修除疊道120里;崇德六年,又建永安橋,自是師行無阻。”除了政務活動外,清帝東巡盛京是否像老百姓想象中的一樣,有游山玩水的一面?封建皇帝出巡,按世俗所見,即是游山玩水。而隨從皇帝巡行,更是受盡榮寵,隨龍伴駕,攬勝觀景;禮儀排場,天下至尊;酒饌宴饗,富麗至極。
  清帝東巡盛京留下了大量的詩詞歌賦和文章著述。其在沿途和駐蹕期間,對所行、所見、所思留下了大量的記事、紀實詩文。此外,為所歷的宮殿、寺觀、名勝等題寫了大量的匾額、對聯。曾參加東巡的四位清朝皇帝,即玄燁、弘歷、顒琰、旻寧共計寫詩580首,其中玄燁留詩47首、弘歷308首、顒琰167首、旻寧58首。這些留詩是以盛京地區的風物、名勝、人物為主。根據清乾隆帝御制詩初集至四集統計,僅弘歷四次東巡,成詩近400首。在這些留詩中,以弘歷之詩比較多。最著名的是《盛京賦》,其為弘歷作為帝王首次來到東北時感發之作。康熙二十一年(1682),清廷翰林侍講高士奇曾隨玄燁第二次東巡盛京,其以日記的形式將途經山川郡縣的地理氣候、生活習俗、名勝古跡以及謁陵的詳情整理成書,也記載了清代八旗將士保衛東北邊疆的戰績。其對東巡隨駕期間所見到的清入關之后遼寧地區所出現的境況這樣記載:在遼東,村鎮全已荒廢;殘垣斷壁,瓦礫狼藉,連續不斷;廢墟上所建的房屋,毫無次序,有的是泥土夯筑,有的是石塊堆砌,大多是草苫的,瓦頂的、木板圈房緣的極罕見到;但沈陽是相當寬敞、優美的,作為君王的象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綜上所述,清高宗弘歷南巡,即被稱為“游山玩水”的色彩比較濃厚,但也有了解水患、興修水利的一面。而清帝東巡盛京,更是具有政治色彩的一面,尤其是對其隨行的皇子、宗室、覺羅等進行儒家傳統忠孝教育,不忘祖制,追尋先祖創業蹤跡,籠絡蒙古,鞏固東北邊防事務,以期能夠勤奮努力,使大清江山永遠延續下去。所以說,清朝皇帝出巡除祭祀祖宗山陵外,尚有政治和軍事內容,不可均視之為古之帝王的巡游逸樂。
  參考文獻
  [1]遼寧省檔案局.奉天紀事[M].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09.
  [2](朝鮮)樸趾源著.熱河日記[M].上海:上海書店,1997.
  [3]白文煜.清帝東巡研究[M].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2015.
  [4]王佩環.清帝東巡[M].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1991.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5069329.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