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新見唐劉大智墓志

作者:未知

  摘 要:唐代劉大智墓志近年出土于西安地區,其書法瘦硬清挺、典雅精致,堪為初唐書法典范,具有較高的書法藝術價值,此方墓志的出土為研究唐代書法史增添了一件珍貴的金石資料。
  關鍵詞:初唐;墓志;書法藝術;異寫字
  1 墓志簡介
  西安交通大學博物館館藏的《唐劉大智墓志》近年出土于西安地區,全稱《大唐徐王國令故劉君墓志并序》。志石為正方,長、寬各40.5厘米,厚10厘米。石面鐫楷字16行,滿行17字,共計262字,以界格排布,附銘文。志石保存完好,鐫刻細膩,字口清晰,未見志蓋,亦未鐫撰文、書丹者姓名。其書法典雅清勁,具有較高藝術價值,堪為唐代墓志精品。
  志主劉大智,彭城人,因官居陜西鄠縣。乾封元年(666)四月十五日去世,年七十一。志文簡略,以通用駢文簡述志主德才孝行。
  現錄志文如下:
  大唐徐王國令故劉君墓志并序
  君諱大智,彭城人也。因官遂居雍州鄠縣焉。
  鴻源茂緒,芳諸篆籀,九功七德,編紀史官。祖/考并德盛巖松,文苕穎豎。君遠發機談,析秒/理于宏略,運琳瑯于筆海,斡柔翰于詞林,稟/性弘懿,至孝純深,七日忘飡,豈唯曾子,三年/泣血,未獨高柴,殆不勝喪,杖而后起。以干封/元年四月十五日卒于光德里之私第,春秋/七十一。即以其年五月七日葬于高陽之原。/紛紛絳旐,徒吟楚挽,郁郁松路,空聞薤歌,既/而風煙晦野,成樓之氣莫詳,拱木蕭森,懸劍/之墳難辯,嗚呼哀哉乃為銘曰:/蒼旻輔德,光流遙胤,盛業不顯,聲芳夙振,風/神鐫杰,規謀洲慎,波瀾萬頃,峯?千仞。其一。昔/駕朱軒,今歸廣柳,月寒松院,煙凝隴首,百載/
  生前,三千歿后,玄房幽黯,泉深夜久(其二)
  2 志文異寫字分析
  2.1 筆畫簡省
  2.2 偏旁及構件的訛形改寫
  2.3 古已有之,受其他書體影響
  2.4 增加筆畫部件
  3 志文書法藝術特色
  此方墓志刊刻于乾封元年(666),正是初唐四家書風暢行其道之時。在唐太宗的倡導下,時人學書深以王右軍為法,出現以初唐四家“虞、歐、薛、褚”為代表的唐初書法大家,以典雅精致、法度嚴謹、華潤秀逸開啟一代書法盛世。
  此方志石書法步時代之風勢,書寫謹嚴精密,點畫嫻雅、清勁秀麗,一派初唐風范,堪為唐代墓志精品。將其放入初唐四家之法書之中,毫無遜色。
  觀其書,小字真書,點畫清峻,行筆如錐劃沙,從容不迫。“法則溫雅,美麗多方。”[1]用筆纖瘦、輕細、流動,瘦硬清挺。其“書貴硬瘦始通神”,筋力內蓄,通體瘦硬之中筆畫又有粗細虛實之別,頓按有力,行筆處氣力飽滿流暢。
  如“懿”字,點如“高峰墜崖”,其中提點、勾挑鋒穎特出,頓點按下,筆畫節奏分明;“哀”字,長線條提按豐富,呈現出流動的韻律。
  
  正如孫過庭在《書譜》中說:“假令眾妙攸歸,務存骨氣;骨既存矣,而遒潤加之。”[2]其書筋骨內含,氣韻生動。
  結體方正堅卓,雖為細筆小字,但結體舒通,撇捺筆畫舒展開張,毫不拘泥。如“凝”“紛”“錢”“海”,運筆纖麗,長橫筆畫婀娜之態與褚字相類。字字精神飽滿,骨氣外露,端凝雅健,工整平正,遠觀清朗如玉。
  
  
  整篇書作字字以界格排布,行列整齊,章法舒朗通透。
  鐘明善先生在其《唐〈樊興碑〉的書法藝術》一文中指出:“初唐書法絕不能簡單地誤會為虞歐褚薛四字的天下,其實四字之外書家甚眾。許多沒有留下姓名的大書家的作品更值得我們去研究學習。”[3]
  此方志石,雖書者無姓名詔世,亦可作書法學習者臨習小楷書的優秀范本。
  參考文獻
  [1]楊仁愷.中國書畫[M].上海:上海占籍出版社,1990:117.
  [2]孫過庭.書譜[M]//華東師范大學古籍整理研究室.歷代書法論文選.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2012:130
  [3]鐘明善.三秦書法勝跡[M].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2014:147.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7/view-1506933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