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新疆之戀

    作者:未知

      摘    要:通過對北疆地區地理環境的實地研學考察,對照中學地理教材中有關新疆的描述,文章探討了水在過去、現在、未來對北疆的深刻影響,明確了研學旅行對培養和提升地理學科核心素養的重要作用。
      關鍵詞:地理研學;北疆;水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位于我國西北邊陲,面積166萬平方千米,以天山為界,以北為北疆,以南為南疆。人教版八年級下冊地理教材在第八章第二節“干旱的寶地——塔里木盆地”中介紹了有關南疆的地理環境概況。該節知識共兩個框題:“沙漠和戈壁廣布”介紹了塔里木盆地以干旱為主要特征的自然地理環境;“油氣資源的開發”以新疆油氣資源開發為中心進行一系列的介紹。無論是大多數人固有的認知還是中學教材中對新疆的介紹,人們對新疆自然地理環境特征最主要的印象就是:干旱。2018年暑假作者有幸參加了由“中地參”卓越發展群和地理教師攝影解讀群聯合策劃組織的“大美新疆地理研學旅行攝影采風”活動,北疆研學旅行讓我深刻體會到北疆與水的緣分。
      一、愛之初印象
      初入新疆,天山和大西洋水汽的邂逅打破了我固有的認知,新疆是有水的。
      從烏魯木齊一路向西,沿途的荒漠一路尾隨。第一站是安集海大峽谷,又名紅山大峽谷。安集海大峽谷位于沙灣縣安集海鎮以西的天山北麓地質斷裂帶,是內外力作用的結果。地殼運動使天山隆起,來自大西洋的水汽被截留,在山頂形成冰川,冰川融水匯集成一條條河流將山上的物質搬運至山下,形成一個個沖積扇,這些“扇子”連接在一起,天山北麓沖積平原初見雛形。后來地殼抬升,河流下切,河流兩側的巖層現出它本來的面貌。鏡頭拉近,陡峭的谷坡上植被稀少,沒有植被的庇護,流水肆無忌憚地鐫刻出谷坡上的紋溝。谷底緩緩流動的河水渾濁而又深沉,汛期河水橫沖直撞,枯水期水中的沙子就在河里擇地扎營,辮狀水系應運而生(圖1)。站在河谷旁,我仿佛看到了安集海大峽谷百萬年歷史的變遷,感嘆在中國最干旱的地方居然看到了流水地貌,柔婉的水塑造了剛毅的安集海大峽谷,在新疆這個離海洋如此之遠的地方,水是如此之少,卻也是如此之重要。
      繼續西進,離大西洋又近了一點,荒漠漸漸被荒漠草原取代,空氣中都氤氳著水的芬芳。太陽悄悄藏到云彩之后,大西洋又要流淚了。西風用盡全力將大西洋的水汽送至此處,不料受地形影響,成云致雨,將它的最后一滴眼淚凝成賽里木湖(圖2)。賽里木湖古稱“西方凈海”,海拔2 073米,是一個構造陷落湖[1]。隨著大巴緩緩駛入,賽里木湖慢慢揭開她的面紗。烏云之下,一汪深藍色的水靜若處子。然而,真正走進賽里木湖,才發現被騙了,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好一個動如脫兔!湖云相接的地方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滴灑在湖面,落在相機上,砸在心里,意興闌珊。但驚喜總是猝不及防,彩虹,淡定的在湖面搭起繽紛的橋,調皮地從山間露出她斑斕的角,大落大起不過如此!第一次覺得下雨也是一件浪漫的事。北京時間21:00點,天放晴了,太陽從云層中走出來,將他的光撒在湖面上,鋪在湖邊的草地上,放眼望去,遠處是黛青色的山,山下是深藍色的湖,湖邊是金黃的草地,草地上星星點點有幾座白色的氈房,氈房之上就是彩虹的家。夕陽下的賽里木湖美得精妙絕倫,美得驚心動魄,美得甚至忘記了拿相機記錄下這瞬間。這或許就是旅行的意義吧,有些美好的瞬間轉瞬即逝,只可體會,而無法記錄,體會本身即是美好。
      大西洋的水汽是一位化妝師,在新疆單調的黃色面孔上略施粉黛。起初的經歷讓我以為新疆越往西越濕潤,直到旅行的最后一站江布拉克。從山麓緩緩向上小麥的顏色漸漸變得青蔥,得益于江布拉克350~500mm 年降水量的滋養,使得這里種植的小麥無需灌溉[2]。而這些降水在山體南坡被很快的蒸發掉,只能滿足草原草甸的生長;在山體的北坡,接受的太陽輻射較少,土壤中的水分能夠被保存下來,支撐針葉林的生長。有趣的是新疆大部分山體陰坡的林線和南方山體的林線截然不同,不僅有其上線,還有下線,遠遠看去就像是給山體系上了一條褲腰帶(圖3)。熱量決定其上線,水分規定其下線。遠道而來的大西洋水汽在山體迎風一側歇腳,而這些水汽從山腳到山頂又被精細的劃分,草原草甸和針葉林擇水而居,向陽而生。
      僅有大西洋的水汽不足以滋潤干涸的土地,只有當大西洋水汽與天山邂逅才能孕育出靈動的綠色,而熱量則將這些綠進行深淺不一的搭配。
      二、愛之再判斷
      進一步了解,新疆漫漫黃沙的地方是有水的,但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
      烏爾禾魔鬼城位于天山和阿爾泰山之間準噶爾盆地西側。魔鬼城雖無想象中的鬼哭狼嚎之聲,但滿目黃色,卻也荒涼破敗(圖4)。西側的高山使長途跋涉的西風望而止步,只有城邊不斷磕頭的抽油機和地下的恐龍化石在不斷訴說著這里曾經的勃勃生機。據考證,一億多年前的白堊紀,這里曾是一個巨大的淡水湖泊,氣候溫暖濕潤,植被茂盛,是野生動物的天堂。后來經過兩次地殼變動,湖底水平分布的砂巖、泥巖等在上升過程中被風力進一步塑造,形成了今天典型的雅丹地貌。
      視線東移,來到準噶爾盆地的東側,沒有大西洋和北冰洋水汽的造訪,綠色少得讓人發慌。無邊無際的戈壁,無休無止的絕望。但是上天不會把窗和門同時都關上,倔強的中國人總能從荒漠中尋找到新的希望。途徑阜康,一座座被動式風冷塔拔地而起。歷史時期埋藏在地下的生物能被解開封印,以煤炭的身份面世,通過火力發電的轉換,又以電能的姿態登上中國能源的舞臺。這些電能通過輸電網,被帶到我國東部,送去璀璨城市的萬家燈火,徒留戈壁深處灰蒙蒙的天空。
      不得不感嘆,準噶爾盆地今日的干旱是水的退讓成全了風的塑造。如果沒有曾經水的滋養,這片土地上不會有今天開掘的寶藏。
      三、愛之終確定
      新疆的水和大西洋、北冰洋有一個默契的輪回。一路北上,緯度漸漸變高,蒸發慢慢減弱。告別天山來到阿爾泰山,印象中的新疆又換了另一種模樣。禾木村被稱為神的自留地,來自大西洋和北冰洋的水汽把這里浸潤成童話的世界。禾木河自東北向西南流淌著,將整個區域分為兩半:山體陽坡繁花似錦、綠草如茵;山體陰坡綠樹葳蕤、郁郁蔥蔥(圖5)。由禾木河沖積而成的一級階地是最好的觀景臺,微風拂面,禾木河吟著歌兒奔向遠方的家,白樺林像一位騎士將整個村莊緊緊護在懷中,遠處山頂殘存的點點冰雪訴說著海拔與氣溫的關系,腳下階地上分布的草甸土滋養著各色小花。牧馬人不再是在馬背上自由的高歌,馬兒也不再悠閑地吃草,隨著旅游的開發,他們擁有了新的活計——在山腳與觀景臺之間幫助游人騎馬,一次100元。游人的到來是改善了牧馬人的生活還是驚擾了他們的寧靜?我不知道。一行人沿著馬道漫步著,拍拍照照,問問答答,說說笑笑,頗為愜意。只有遠方傳來噠噠的馬蹄聲似乎在提醒著我,不是歸人,只是個過客!
      我們慢慢走進人間凈土——喀納斯。晨光里的喀納斯景區像一位剛醒的美人,睡眼朦朧。登至觀魚臺,喀納斯湖的美景便盡收眼底了。陽光穿過云層將光灑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著天上的云朵和岸邊的泰加林,光影變換,喀納斯湖就像一位要去約會的女子,樂此不疲地改變著妝容。登高遠眺,思緒飄飛到很久以前,地殼運動使這里形成斷層,第四紀冰期時,強烈的刨蝕作用,將大量的冰磧物和融凍泥流拋棄在冰川前緣地帶,湖泊初見雛形。冰期后,冰川退縮,來自友誼峰等山體的冰雪融水和湖區降水使終磧壟內積水成湖,湖水進入喀納斯河,喀納斯河與禾木河一起注入布爾津河,布爾津河再匯入額爾齊斯河,一路向北,投進北冰洋的懷抱。或許有一天,風兒又會將他們帶至此處,開始新的輪回。
      大西洋和北冰洋的水汽對新疆的偏愛并不是許諾今生,還有來世的很多個輪回。輪回不停,“神的后花園”“人間凈土”就會一直存在。
      如果說天山山脈的賽里木湖、安集海大峽谷、江布拉克讓我看到的是大西洋水汽對現今新疆景觀的塑造,魔鬼城和阜康深藏的礦產資源是過去水對新疆的影響,那么由額爾齊斯河連接的新疆和大西洋、北冰洋之間的水循環則讓我期待未來新疆與水之間的故事。書上得來終覺淺,得知此事須躬行。這次研學旅行有助于深刻理解很多書本上學習的地理原理,可以豐富和加深對西北地區的認識,也有助于培養解釋地理現象、解決地理問題等地理學科能力與學科素養[3]。研學旅行讓我們在真實的情境里,面對復雜的地理問題,去解釋,去探究,去解決,并在這個過程中提升自身的地理學科素養。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研學,我們在路上。
      參考文獻:
      [1] 徐金發.賽里木湖區風景名勝資源調查評價[J].干旱區地理,1996,19(02):22-29.
      [2] 何成勇,趙志明.新疆江布拉克國家森林公園景觀解讀[J].福建果樹,2011(04):48-54.
      [3] 袁書琪.地理學科素養的學科能力角度探索[J].地理教育,2015(03):4-6.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9/view-14699851.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