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tl53"><noframes id="3tl53"><progress id="3tl53"></progress>
<listing id="3tl53"></listing>

<nobr id="3tl53"><progress id="3tl53"><sub id="3tl53"></sub></progress></nobr>

    <dfn id="3tl53"><nobr id="3tl53"><font id="3tl53"></font></nobr></dfn>

      <sub id="3tl53"></sub>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愛的儀式感與分寸感

      作者:未知

        一般說來,人在處理家庭事務時,會表現出很大的隨意性,喜歡情感用事。更為粗暴的,直接用情緒說話。這其中,不是沒有道理可講,而是根本不講道理。
        在最親近的人面前,每個人都是獨立王國的王。王的意思是,無論對與錯,都可以居高臨下,盛氣凌人。這樣做的后果是,沒有任何后果。這樣做的另一個后果是,凌駕與踐踏成了家庭中默許的暴行。
        愛越濃厚的地方,人就越容易跋扈和有恃無恐。
        當然了,年輕時候的所有慪氣與任性,都可能是年老時的罪與罰。
        親人之間,如果太客氣,會顯得生分;太不客氣,難免又失之粗魯。合適的距離是,用隨便顯示彼此的親昵,又用體諒呈現互相的尊重。隨便,是彼此愛的外露;體諒,是各自愛的深藏。
        一句話,合適的距離,就是能很好地把握了愛的儀式感和分寸感。
        愛得節制,才會收放得體,進退有度。哪怕是對最親近的人,也應如此。節制,是為了更好地釋放愛。愛,唯覺出了珍貴,才會愛得有價值,才會受得有意味。也就是說,豪擲的盛大,只會招致揮霍;涓滴之細微,方可贏得珍視。
        按理說,父母最應對子女一視同仁。但事實上,偏愛時有發生。一個在社會上混得風生水起的人,在家庭中會獲得格外的關照和尊重。直白地說,權和錢,會左右家庭成員的價值判斷。家庭對成員認知的世俗化,其實是社會世俗化的縮影。一個人自身的不公平感,如果從家庭始,感受就會根深蒂固,陰影是一輩子的。
        有些家庭矛盾,可能緣于一個偏心眼的老媽,也可能緣于一個偏心眼的老爸。如果老爸和老媽雙雙偏心眼,那么,一顆被血緣潤澤的心靈就容易受傷。當然了,事實并非都如此。有時候,混得不如意的子女風聲鶴唳,疑神疑鬼,也會冤枉了天下父母。
        只有自己成了父母,只有明白了一碗水不好端平的時候,那顆傾斜的心才能逐漸回歸平衡,才會跟過往達成和解。而這種和解,其實是父母的愛,隔著無數的光陰,悲愴抵達。
        孝心的生成,來自耳濡目染。但我更相信,它與生俱來。
        忠孝傳家久,詩書繼世長。孝的一輩一輩傳承,客觀上會給后代子孫以榜樣的力量。民間家庭倫理的維系,一定程度上要靠道德約束。但真正的孝心,用不著道德約束,被道德強制的孝心,呈現出的,只會是情的偽善和愛的脆弱。
        一個被自私喂養大的靈魂,是難有孝心的。說到底,孝心是一種反哺,是一種回溯,是對把自己帶到這個世界上的人最深沉的報答。
        一個人回饋父母的,與父母給予自己的,永遠不可能對等。有時候我想,孝心,其實應該是這樣一種救贖吧:我們站在光陰的此岸,用愛和注視,陪伴著彼岸的雙親漸漸老去。
        豐裕的物質,可以使一個家庭更加美滿幸福,也容易讓穩固的婚姻走向分崩離析。
        當物質不再是對生活的潤澤和補充,它就會滿溢成一個又一個的是非。而這些是非背后,其實是不安分的欲望旁逸斜出。人在太有錢之后,過往清淡生活頤養出來的那顆平靜的心,就會逐漸動搖和崩塌。邪惡的膽量,來源于有錢。罪惡的念頭,也來源于有錢。錢,迷亂了初心,也成了離亂者最后的支撐。
        錢本身不會生出罪惡,但太多的錢會生出非分的心。
        當我們被更多的物質帶著走了很遠,幾場浮華幾番靡麗過后,回望過去的清淡日子,發現,那時候才真正活在天堂。
        (摘自《思維與智慧·上半月》)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9/view-14719991.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