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所謂平等,就是窮人不占富人的便宜

作者:未知

  01
  昨天無意中看到一則新聞:“大衣哥怒曬村民7年欠條。”
  大衣哥,想必大家都認識吧,就是當年在《星光大道》一炮走紅的朱之文。朱之文走紅后,參加了一些商演,也掙了一些錢。朱之文掙錢后,并沒有忘記回報鄉親,他出錢給村里修了橋鋪了路。鄰居和村民們找他借錢,他一聲不吭就借了出去,最多的一戶借了他50萬。幾百萬借出去了,但村民們就像用自家的錢一樣,沒有一個有要還的意思。這幾年,大衣哥商演越來越少,手里逐漸拮據起來。
  他去找這些村民還錢,可村民們都不還,有的村民甚至還罵大衣哥,“他應該給我們每家人配輛小轎車。”7年要賬無果,無奈之下,大衣哥就曬出了村民們的欠條,“太讓人寒心了。”
  村民們為什么不愿意還錢呢?
  “他這么有錢,給我們花花又怎么了?”
  02
  大衣哥的這條新聞,讓我想起了前不久發生的一件事。
  家住杭州市濱江區黃女士,駕駛寶馬車行駛過一個路口時,一輛電動三輪車迎面開了過來。開車的是一個小伙子,一邊開車一邊玩手機。
  黃女士見狀一直按喇叭,希望引起小伙子的注意,可小伙子玩得太入神了,根本沒有注意到喇叭聲,結果三輪車啪一下撞上了寶馬。
  寶馬左前車燈外殼破碎,修好要花13000多元。
  但小伙子卻拒絕賠償,他理直氣壯地對黃女士說:“你這么有錢,你也不差這點錢,為什么一定要讓我賠,我上次撞了保時捷都沒有賠這么多,
  你為什么讓我賠這么多?”
  這個撞寶馬車的小伙子,跟借朱之文錢的村民,都有著一樣的邏輯——我窮我有理,你富你活該。
  03
  我為什么要說這兩件事情呢?
  因為“我窮我有理”這樣的道德綁架,在生活中是越來越普遍。
  比如,作家“曲之刀”講過一件事:
  我有一個室友,無論吃還是用,能蹭多少蹭多少。一開始經常偷用大家的化妝品,到后來甚至還會順手牽羊。另一個室友H找她理論,她竟然大言不慚地說:“是我拿的,怎么了?你家那么有錢,還在乎這點兒東西?我家窮,你好意思跟我計較?”事后,她還到處去說,“H就是一個極品、摳逼,只不過用了她一點化妝品,就跑來興師問罪,果然是越有錢,越小氣。”
  本來是她不對,結果H反倒成了壞人。
  類似這種“我窮我有理”的例子,幾乎每天都有在我們身邊發生。如果我們找這種人理論,他們就會以“窮”為武器,大言不慚地對我們進行道德綁架。
  04
  還有一部分人,跟“我窮我有理”有著一樣的邏輯。
  這部分人叫“我弱我有理”。
  比如,安徽盲人讀大學事件。
  安徽一位盲人考上了某所大學,由于學校寢室沒有專門的殘障設施,于是校方就與盲人父母進行溝通,決定為其在校外租一套房子,空調、洗浴等設施都很齊全,房子與學校也僅有一墻之隔,由盲人母親進行陪讀照顧。學校承擔全部房費,并給盲人學生配備特殊教師團隊。盲人父母一開始同意了,但沒過兩天就不滿起來,要求學校提供護工、助殘車和導盲犬。
  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我很氣憤,覺得盲人父母有點過分了。
  還要求提供導盲犬,全中國一共才幾只導盲犬啊。
  校方沒辦法滿足他們的要求,于是他們就四處找媒體投訴,說學校照顧不周、歧視殘疾人。他們的邏輯就是:我弱,你們就應該遷就我、照顧我。
  05
  喜歡進行道德綁架的,不僅僅是我窮我有理、我弱我有理,還有“我老我有理”,還有“我小我有理”,還有“我沒文化我有理”。
  于是,我們便經常遭遇這樣的事情:
  “你現在這么有錢,我花你點怎么了?”
  “你這么有錢,為什么還要我賠?”
  “你這么有錢,就不能把我那3萬塊錢算了?”
  “我這么慘,讓你幫幫忙不應該嗎?”
  “你這么年輕,不應該給我讓個座嗎?”
  “我年紀大了,插個隊怎么了?”
  “你怎么好意思跟一個老人計較?”
  “孩子這么小,你就不能讓著點他嗎?”
  “你怎么能跟一個小孩子計較?”
  “孩子小不懂事,誰小時候不淘氣。”
  “你是男人,怎么能和女人一般見識?”
  “你是讀書人,怎么能跟我這種沒文化的人計較?”………
  窮、弱、老、小等等,就這樣成了一些人的擋箭牌和護身符。
  因為我窮、我弱、我老、我小,所以你必須無條件幫我,你必須無條件寬容我,你必須無條件讓我占便宜,不然你就是摳門、小氣、沒禮貌、沒道德、沒良心。
  可都是第一次做人啊,憑什么我就要讓著你?強者幫助弱者,富人幫助窮人,只是情分,而不是本分。
  06
  我講兩個故事吧。
  第一個是重慶吳恒忠的故事。
  2001年,60余歲的吳恒忠夫婦,為了減輕兒子一家的負擔,就跟兒子吳君分了家自己過。
  分家后,吳君四處借錢,蓋了新房和買了一輛貨車。
  2003年4月,在一次運輸中,吳君出了車禍,當場身亡。
  吳君走了,但留下了19萬元債務。
  借錢給吳軍的人唉聲嘆氣:“這下完了,錢都打水漂了。”
  就在這時,吳恒忠上門了。
  吳恒忠挨家挨戶詢問:“我兒子借你家錢了嗎?”
  如果借了,他就用筆記下來。
  “當初吳君借錢時,人家是相信他才借的,人死了賬不能了。”
  吳恒忠決定替兒子還債。
  他跟妻子每天起早貪黑,開墾荒地,種菜還債。
  足足用了9年,吳恒忠才替兒子還清了債務。   “這下心里就踏實了。”他說。
  第二個是許濤的故事。
  2012年,曾鵬宇在逛微博時,無意間看到了一個“借款承諾”:
  “雖乳臭未干,但我以人格作保向您籌借善款。
  因為哪怕僅僅是一塊錢一毛錢,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也是極大的幫助。
  我希望您給我一個詳細的賬號,我會在3—5年內把錢打給您。
  因為是借,我承諾每年支付5%的利息給您……”
  承諾是一個叫許濤的大學生寫的,他父親得了白血病,急需40萬元做手術。
  許濤家里很窮,迫不得已,他只有通過微博“借錢”籌款。
  曾鵬宇有點感動,就捐了一筆錢。
  捐完錢后,曾鵬宇很快就忘了這事。
  2015年5月9日,曾鵬宇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您好,我叫許濤……我是來還錢的。”
  曾鵬宇以為是詐騙,立馬掛斷電話。
  可許濤還是不停撥打過來,曾鵬宇只好再次接起電話。
  一番交談后,曾鵬宇終于記起此事。
  許濤說:“今天我把錢還給您。”
  曾鵬宇說:“不用還了。”
  但許濤堅持要還,曾鵬宇只好把賬戶給他。
  一會兒,曾鵬宇就收到了錢。
  這筆錢,比他的捐款多了10%。
  許濤在匯款留言中寫道:“兩年,每年5%的利息,謝謝您。”
  我敬佩吳恒忠和許濤這樣的人,窮而不賤,弱而不LOW。
  “我雖然窮,但我有底線和尊嚴。”
  07
  “印度的良心”阿米爾·汗,在《真相訪談》節目中,跟一位博士探討尊重老人的話題:
  有次講座,
  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問我:“先生,我們應該尊重長者嗎?”
  我說:“不。”
  在我們的文化中,尊敬是應該的。
  但是尊敬什么呢?
  尊敬他們的行為,而不是年齡。
  如果一個人的行為不正確,那么不管他多大歲數,都不能尊敬他,反而要去指責他。
  特別喜歡阿米爾·汗對尊敬的詮釋。
  亞里士多德有一句名言:“所謂平等,就是窮人不占富人的便宜。”
  這句話延伸開來就是:
  所謂平等,僅僅意味著富人不欺負窮人,也意味著窮人不欺負富人。
  所謂公平,不僅僅意味著強者不欺負弱者,也意味著弱者不欺負強者。
  我們可以窮,但不能賤。我們可以弱,但不能LOW。
  (摘自拾文化)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9/view-14719999.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