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基于產教融合園的中職學校育人機制探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面對中等職業教育產教融合過程中存在的“合作能力不強”“合作層次不深”“合作渠道不暢”等問題,搭建新的育人平臺,創新育人體制,改革以往校企松散的合作模式是必由之路。基于產教深度融合、校企協同育人的總目標,探究產教融合實踐中存在的深層次問題,對產教融合園進一步釋義,并提出產教融合園建設的必要性及其治理框架和運行機制。
  【關鍵詞】產教深度融合;產教融合園;育人機制
  【中圖分類號】G717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5-6009(2019)76-0043-05
  【作者簡介】張建云,江蘇省宜興中等專業學校(江蘇無錫,214206)黨委書記、校長,高級教師,主要研究方向為職業教育學校管理。
  從2017年頒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到2019年頒布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這一系列政策的出臺不僅為企業、產業參與職業教育辦學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同時也為職業教育堅持產教融合的道路指明了方向。在國家政策的指導下,部分職業院校通過創新辦學體制,推進了產教融合的進程。江蘇省宜興中等專業學校(以下簡稱“宜興中專”)作為一個地處縣級市的中職學校,面對產教融合程度不深、合作能力不強及合作平臺缺失等現實問題,實現與當地企業、產業發展資源完全對接,實現產教深度融合并非易事,需要對產教融合園進一步釋義,對中職學校本身的育人機制進行創新設計,更需要當地政府強有力的保障。
   一、產教融合園釋義
   (一)產教融合園是校內實訓基地嗎?
   教育部2006年頒布的《關于全面提高高等職業教育教學質量的若干意見》第一次提到“生產性實訓基地”。彼時的生產性實訓基地大多建立在高職院校,直到2012年《關于制定中等職業學校專業教學標準的意見》出臺,中職學校才開始有自己校內的生產性實訓基地。無論是中職校還是高職院校,校內生產實訓基地都有以下幾個特點:一是地點在校內;二是存在的主要目的是為學生提供真實的職業環境,有效培養學生的職業能力、職業素養;三是其運作是企業化的,具有“生產性”。[1]所以,從功能上看,校內實訓基地只解決了學生“訓”的問題;而產教融合園不僅要解決學生“訓”的問題,還要在“融”上下功夫,關注對區域經濟、社會的服務能力。從學習的對象上來看,生產性實訓基地只關注學生技能的培訓,學習主體是職校學生;而產教融合園的學習主體不僅僅是職業院校的在校學生,還有中小學學生、教師、企業師傅以及社會其他人員。換句話說,校內實訓基地只是產教融合園的一個功能單元,兩者并非同一個概念。
   (二)產教融合園是企業孵化園嗎?
   企業孵化園起源于20世紀50年代的美國,是伴隨新技術產業革命發展起來的,是一種資源能力的集合。這種資源能力的集合能夠為職業學校的學生提供創業機會,提供經營場所、各種中介服務、融資服務、創業培養與咨詢服務等良好的創業環境和條件,幫助他們將發明成果推入市場,同時也可以幫助新興的小企業迅速成長,為社會培養成功的企業和企業家。[2]由此可見,孵化園是通過對學生和中小型企業的孵化來服務區域發展的。產教融合園也有孵化功能,其孵化主要是對學生的孵化,孵化途徑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依托教師工作室,以企業項目為依托,對學生的專業技能進行孵化;另一方面以創業一條街為平臺,對學生的創業能力進行培養。總的來說,產教融合園主要是對學生專業技能和創新能力的孵化。
   (三)產教融合園到底是什么?
   如上所述,產教融合園并不是校內生產實訓基地或者孵化基地,它是一種資源能力的集合體,是職業院校利用校區空間資源和區位優勢,與政府、行業、企業在校內合作共建的產教融合平臺。以宜興中專建設的產教融合園為例,該園在宜興市政府的政策支持和引導下,以宜興市職業院校或職教集團的創新資源為主要依托,整合職教以及各方資源,由宜興中專全權規劃、管理、建設,向宜興市職業教育和成人教育全面開放,以促進宜興市地方經濟發展。產教融合園以“四大功能區”為基本活動單元,涵蓋學生技能實踐、教師科研能力提升、企業項目開發、學生創新創業、中小學生職業體驗、社會培訓服務“六位一體”的功能模塊。“四大功能區”包括生產區、科技創新區、創業一條街、綜合服務區。其中,生產區主要承擔校企合作企業的生產任務,同時作為師生實習實踐基地,承擔師生實踐能力培養的任務;科技創新區主要承擔創新創業基地技術研發和知識創新,由相關實驗室、測試室和專業研發中心、技能大師工作室等組成;創業一條街主要針對學生創業項目,包括店面房、優秀創業成果展示區、電商等培訓中心;綜合服務區則主要包括社會職業培訓中心和中小學生職業體驗平臺。四大功能區既相互獨立又相互滲透,實現教學與生產一體、教師與行業師傅一體、學生與員工一體、作業與項目一體、職業體驗與招生活動一體、社會培訓與區域發展一體,促進職業學校與企業資源自然銜接,最終使學校、學生、教師、企業、社會五方受益。
   二、中職學校產教融合存在的現實問題
   (一)合作能力不強
   對于中職學校來講,由于教師自身技能水平有限及專業教師數量不足,再加上學生長期只處在流水線上訓練,很少接觸企業有技術含量的項目,學校自身服務企業的能力明顯不足,很難從真正意義上與企業開展技術指導、產品開發、員工培訓等深層次合作。從企業的意愿角度來講,企業是愿意與學校展開深層次合作的,但是由于中職學校服務能力不強,再加上實習生流動性大,企業的正常生產秩序得不到保障,企業只能自己解決原本與中職學校合作存在的問題。企業一邊要承擔實習任務造成的損耗,一邊還要獨自承擔技術研發和項目設計的生產任務,其積極性受到嚴重挫傷,也就無暇顧及產教融合的育人機制,企業方面的合作動力和合作能力也隨之減弱。
   (二)合作層次不高
   中職學校的人才培養目標是:具有綜合職業能力,在生產、服務、技術和管理第一線工作的高素質勞動者和初中級專門人才。[3]這意味著中職學校必須培養學生的職業能力和職業素質,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大多數中職學校還只是以校內生產性實訓基地為載體,與企業合作傾向于頂崗實習或者工學交替,只局限在流水線工作或者低層次的崗位實習,缺乏高層次、緊密型的合作項目。正因為如此,中職院校和企業合作的隨意性較大,在有合適項目的情況下,學校出“免費勞動力”,企業出“生產流水線”,沒有項目就“各自發展”。校企合作只停留在解決用工需求上,缺少基于教學模式和教學方式構建的校企共同參與的人才培養機制,產教融合處于一種松散隨意的狀態。另外,我們也不難發現,大多數中職院校與企業合作多年,但在這個領域產生的教育教學成果少之又少,這與相應的合作層次不高有很大關系。    (三)合作渠道不暢
   學校和企業的合作能力不強,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合作渠道不暢通,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校企雙方的利益未達成一致。目前中職學校與企業產教融合的渠道僅局限在學生頂崗實習、工學交替等。有些小微型企業參與產教融合的最初目的也只是為了自身利益,學校與其缺乏順暢的交流平臺,導致學校的育人需求企業不了解,企業的利益需求學校也不明白,結果當學校發現合作企業并沒有“教育情懷”時,已經很難單方面解除與企業的合作關系。
   三、中職學校育人機制的創新設計
   產教融合園作為產業與教育兩種不同系統形態的結合點,更需要在“融”上下功夫,而“融”的最根本目的就是協同育人。協同育人指以職業院校為主體,政府引導、行業協同、企業參與、優勢互補、多方聯動的新型合作化人才培養方式。[4]產教融合園作為新的載體,其協同育人的對象不僅僅局限于職業院校的學生,還包括中小學生和社會人員,是一種全新的產教深度融合、協同育人模式。
   (一)創新治理,搭建模塊化框架
   宜興中專與企業共建共管共享,按照產教融合內的功能模塊進行劃分,確定“產教融合園公司—產教融合園辦公室—四大功能區”三級管理架構,方便學校與企業對產教融合園進行管理。產教融合園的項目啟動設立專項經費和專項發票,方便管理。產教融合園辦公室主要負責園區內的建設與日常管理及考核等工作,協調各系部與企業的合作項目運行。學校的二級學院和企業的內設機構進行對接,形成四大功能區——生產區、科技創新區、創業一條街和綜合服務區,每個功能區由一個領導小組獨立管理。產教融合園發揮校企雙主體的積極性,同時引進真實的企業生產實訓室和企業開發項目,最終達到產教深度融合、培養技能技術人才的目標。
   產教融合的內在邏輯在于先有“產”后有“教”,無論是對學校師生的培育還是對社會的服務,都必須在真實的生產環境中才有可能產生“教”的效益,這是產教融合園建設的意義所在。第一,對“合作能力不強”的突破。產教雙方合作能力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職業院校的教師水平。通過與企業共同開發項目,可提高教師的實踐能力,完善產教融合教師隊伍,從而打通學校教師與企業師傅的雙向融通渠道,提高產教融合的合作能力。第二,對“合作層次不高”的突破。產教融合園的建設是以肯定雙方利益為出發點的,除了有最基本的頂崗實習、工學交替的模塊外,還有企業項目的設計,有課程開發、職業體驗等高層次的合作模塊,從而能夠很好地探尋雙方利益的平衡點和激勵點。第三,“對合作渠道不暢”的突破。產教融合園中企業和學校是一種契約關系,企業的利益需求和學校的育人需求是精準匹配的,通過四大功能區的建設,打通產教融合渠道。
   (二)耦合資源,構建“學賽研培體”的產教融合育人功能模塊
   模塊化治理框架的構建使得產教融合園便于管理,企業能夠進一步從教育教學規律和人的成長規律入手,構建“學賽融合體”的新型產教融合育人模式。
   “學”——項目化教學與實踐。產教融合園以園中生產性實訓基地和教師工作室為平臺,打破原有的中職學校工學交替、頂崗實習的局限性,通過產教融合辦公室將企業的真實項目引入園中,達到項目與教學為一體、產品與作品為一體的目的。
   “賽”——技能競賽。以全國職業學校技能大賽為背景,以學校參加技能大賽獲獎的學生為梯隊,通過項目實踐,提高學生的競技水平。反過來,獲獎選手和培育獲獎選手的教師也可以承接更多的企業項目,發揮應有的技能優勢。
   “研”——課題研究與專業建設。通過產教融合園對接企業項目,教師可以根據企業對專業人才的要求開展課題研究和專業建設,在真實的實踐中激發項目研究的潛能,從而提高自身的科研能力。
   “培”——教師培養與社會培訓。中職教師多是剛走出校門就進入學校,實踐能力不足。通過與學生開展真實項目的實踐學習和申報課題的理論學習,可以進一步加強學校雙師型隊伍建設。另外,產教融合園還注重對社會人員的培訓。學校開發優勢專業,通過培訓退伍軍人、下崗工人和農民工等社會人員,擴大產教融合的受益群體。
   “體”——中小學職業體驗。中小學生職業體驗是產教融合園的另一特色功能模塊,主要是把職業體驗活動做成活頁式菜單供中小學生選擇。對于中小學生而言,可以幫助他們樹立職業意識,激發職業興趣;對于學校而言,職業體驗活動本身就是學校的一張名片,可以擴大學校的知名度。
   (三)產教融合園的運行模式
   1.多主體入園運行機制。(1)引導學生進入園區。根據園區六大功能模塊,結合學生的技能專長和興趣,引導學生進入某一功能模塊,由企業師傅或者本校教師指導,把學生作業與企業項目相結合,使企業的崗位需求與學生的職業發展融合,提升學生的就業創業能力。(2)將企業引入園區。在產教融合園運行的初期,選擇與宜興中專的辦學定位和專業發展規劃相符的企業,秉持“寧缺毋濫”與“一專業一企業”的原則,對引入的企業設置門檻,并制定相應的優惠政策,在短時間內形成園區的經營規模和產教深度融合的社會效益。(3)將教師選入園區。產教融合園的建設使教師角色轉變為學習的合作者及技術的研發者,但園區并不是對所有教師開放,學校根據教師的個人業績以及專業水平擇優錄取,以3年為一任期,引導教師積極開展項目研發和社會服務,主動服務企業。(4)將企業師傅請入園區。產教融合園聘請的專家不同于以往的客座教授,而是以園區主人的身份參與到學生的專業技能與綜合素質的培育中,把企業的管理制度、企業文化及個人實踐經驗融入產教融合園的建設中,使中職學校的課程體系建設、教學管理緊密對接企業需求,建立起技能人才培養和企業技術項目相結合的育人模式。(5)將社會人員招入園區。根據下崗工人、農民工及退伍軍人的職業選擇傾向,把他們招入園區進行職業培訓,園區提供相關的課程和師資,提高其再就業能力。(6)引導中小學生加入園區。職業體驗活動供中小學生自由選擇,活動平臺定期為中小學生開放,幫助中小學生樹立職業意識。    2.資源整合契約機制。宜興中專在產教融合園內提供辦公室、生產實訓室、科研創新室等,并在水電費等基本生產生活保障上提供優惠;企業則須提供生產設備、必要的耗材及實訓所需要的工位和有資質的企業專家,共同進行生產實踐及項目研發等活動。園區內校企雙方活動均以契約的形式加以約束,確保活動的正常開展。
   3.模塊化考核機制。逐年對入園的教師工作室和企業進行模塊化考核。園區內的某個項目活動可能會產生兩種以上的功能效應,園區只對活動項目最主要的功能模塊進行整體、客觀考核,將產生的其他功能效用作為附加參考。
   4.積分激勵淘汰機制。園區根據合作雙方不同的合作方式實行積分制,根據開展的項目活動產生的功能進行模塊化考核。考核的總分在不同的區間內會有相應的政策支持、房租收入返還、實習補貼和培訓補貼,積分屬于末位的實行淘汰制。
   四、產教融合園建設的現實之困
   從目前來看,在國家層面上已經出臺了很多關于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政策條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促進區域產教融合的“組合拳”。但問題是,當這些“組合拳”具體到各個學校和企業時,似乎很難落地。宜興中專的產教融合園于2018年6月落成,但至今仍未引入企業,究其原因,主要是在國家宏觀政策的引領下,地方政府只是鼓勵、積極支持企業積極參與職業教育,沒有因地制宜地制定相關的優惠政策和管理條例。為此,學校還為產教融合園建設進行了大量的企業調研。數據表明,幾乎所有計劃入駐的企業都希望得到政府的優惠政策支持,但是由于宜興市政府關于產教融合園的法律不健全、對企業的責權界定不明確、對企業權益保障的規定不夠健全,企業對是否入園持“觀望”態度。沒有政府給學校和企業相應的法律保障和責任義務,沒有產業企業的參與,產教融合園的發展必定很難真正實現職業教育的本真回歸。
   【參考文獻】
   [1]林小蘭.校內生產性實訓基地治理結構及運行機制研究[J].職教論壇,2015(22):52-56.
   [2]王秀玉,劉允華,耿娟.高職院校學生創業中孵化園模式價值探討[J].職教論壇,2013(23):13-15.
   [3]孟雅杰.基于產教融合的中職學校教學改革實踐探究[J].成人教育,2017(9):85-87.
   [4]周大鵬.產業學院:協同育人視角下高職藝術設計專業產教融合的探索[J].高教探索,2018(3):105-108.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9/view-15071134.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